经济合营和发展组织建议维持实验商讨援救力度

2019-11-15 16:09栏目:历史文化
TAG:

报告显示,时值全球气候变化挑战及人口老龄化挑战严峻,然而多国政府科学技术研究资助下降,可能对创新构成威胁。近日,本报记者就科研资助下降原因、科研经费降低如何影响创新发展等相关问题,采访了专家学者。对比2000年与2015年政府研发预算占总预算比例可发现,尽管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增加了政府研发预算比例,但澳大利亚、芬兰、法国、西班牙、英国、美国等国减少了政府研发预算份额。创新发展驱动经济增长经合组织科学技术与创新总监安德鲁·维克夫(Andrew Wyckoff)表示,经济增长取决于创新,创新对于解决人口老龄化、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至关重要。报告还提到,全球范围内,在政府和高等教育机构进行的研究中,超过1/3的研究是在非经合组织国家进行的。

2018年10月,新西兰商业、创新和就业部发布了《研究、科学和创新系统绩效报告2018》。这是新西兰自2016年首次发布该报告以来的第二份系列报告。报告对新西兰科技创新系统人才、研发投入、科研产出及影响等关键指标进行了评估,分析了新西兰科技创新系统的实力和面临的主要挑战。
根据该报告,新西兰2016统计年度的研发支出为31亿新元,占GDP的1.23%,较2014年度的1.15%有所提高,但仍远远落后于经合组织国家研发强度平均值,也落后于丹麦、芬兰、爱尔兰、以色列、新加坡、瑞士等小型发达经济体。公共研发资助增长较快,2018年度公共研发资助为14.53亿新元,较2016年度的12.88亿新元增加了12.81%,公共研发资助占GDP的比例为0.5%,略低于经合组织国家0.68%的水平。企业研发支出持续增长,2017年度企业研发支出18.4亿新元,较2016年度的16.02亿新元增加14.8%,而2016年度企业研发支出较2014年度增加了29%,但企业研发支出占GDP的比例仅为0.63%,较其他小型发达经济体差距较大。企业研发支出最多的领域是制造业,占企业研发支出的42%,其次为计算机服务业,占27%。
新西兰的研究人员为31000名(含从事研究的博士生),在过去10年里(2006-2016年)增加了40%。每千名雇员中研究人员数量为8人。2016年,新西兰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人才净流入2652人。
新西兰论文产出绩效较高,高等教育机构和政府每百万新元研究支出所产出的论文数量为13篇,每位研究人员年产出论文0.7篇,所发表论文在世界前1%高引论文中占2%,均高于经合组织国家平均水平(5篇,0.3篇,1.3%)。
从国际论文合著看,新西兰与他国合著论文占其论文产出总量的54%,远高于经合组织国家的29%。据2014-2017年统计数据,排名前3的合作国家为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德国和中国分列第4、5位。合作领域主要集中在农业和生物科学,环境科学,生物化学、基因和分子生物学以及医药、工程等领域。

图片 1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2015年科学报告:中国研发支出升至全球第二(资料图)

政府;经合组织;创新;研究;气候变化;科研经费;支出;人口;下降趋势;影响

  11月10日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的“世界和平与发展科学日”,教科文组织于当天在巴黎总部发布《2015年科学报告:面向2030》。该报告每五年发布一次,由教科文的国际专家小组编写,报告在大量数据基础上对全球科研与发展趋势进行总结,并提出针对性建议。

12月8日,经合组织官网发布报告《2016年科学、技术及创新展望》(The OECD 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Outlook 2016)。报告显示,时值全球气候变化挑战及人口老龄化挑战严峻,然而多国政府科学技术研究资助下降,可能对创新构成威胁。近日,本报记者就科研资助下降原因、科研经费降低如何影响创新发展等相关问题,采访了专家学者。

  科研投资增速高于经济增速

降低预算影响创新发展

  此次报告的首要结论是,尽管全球经济受到2008年经济危机的冲击,但全球范围内用于研究与发展的国内总支出仍取得大幅增长。2007年至2013年间,这项支出从11320亿美元上涨至14780亿美元,增幅达31%,高于同期全球国内生产总值20%的增幅。

报告提出,应警惕一些国家出现反全球化、反移民情绪,因为创新往往来源于科学家、学生、企业家跨越国界开展职业生涯及合作。

  目前,美国用于研发的投资占全球28%,依旧处于领先位置,中国紧随其后(20%),超越欧盟(19%)和日本(10%)。占世界人口67%的其他地区仅占全球研发投资的23%,但巴西、印度和土耳其等新兴国家用于研发的投资正在迅速增加。

报告显示,政府及高等教育机构研发开支数据收集最早始于1981年。政府及高等教育机构的研发经费多由政府拨款支持,此项经费在经历近30年增长后,在2010年开始趋于平稳,并于2014年首次出现下降趋势。政府研发总支出大部分由公共部门支出组成,还包括私营部门接受公共拨款。随着国家政策向国家养老金、社会健康等公共开支倾斜,多国政府研发总支出也出现下降趋势。对比2000年与2015年政府研发预算占总预算比例可发现,尽管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增加了政府研发预算比例,但澳大利亚、芬兰、法国、西班牙、英国、美国等国减少了政府研发预算份额。在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经合组织地区国家政府研发总支出呈现下降趋势。

  私营部门科研投资占比上升

美国圣约翰大学环境学副教授马修·唐纳利(Matthew Donnelly)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经合组织此份报告中警示了科研经费下降的现状。当下,人类面临气候变化、环境污染、人口老龄化、不平等、贫困等国际性挑战,工业国家领导人不应在此时减少科研预算。唐纳利认为,降低科研经费将影响正在进行的长周期科研项目,也可能打击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同时,一些国家在科研跨境合作政策上降低开放程度也引人忧虑,此举将减少科学研发国际合作的机会。

  报告指出,当前全球研发投资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私营部门。受经济危机影响,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对研究经费进行了大幅削减,而私营部门科研投资对政府削减公共支出形成有效补充。

科研资助利于宏观调控

  由于公共支出下降,对基础研究的投入有所下滑。报告认为,基础研究不仅会产生新的知识,也有助于提高高等教育质量。从长远来看,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之间的资金平衡会影响知识传播的速度。促使20世纪50年代全球农业产量显著增加的绿色革命主要是借助公立实验室和大学的研究成果。但今天的情形已完全不同,遗传学和生物技术的研究进展主要来自私营企业。

经合组织报告预测,政府研发支出在未来可能保持现阶段水平或呈现下降趋势。经合组织中的一些国家公共财政压力增大、经济增长放缓,是政府研发支出呈现下降趋势的部分原因。当下,相较于向大学等科研机构提供研发资助,政府更倾向于为企业提供研发税收激励政策,这进一步影响了政府研发支出在公共部门以及私营部门间的分配平衡。这也意味着政府将研发资助更多地分配给了新产品研发或利润相关研究,而非基础研究,但基础研究恰恰是产生创新性突破的来源之一。

  科研是可持续发展的奠基石

虽然经合组织地区的大学和公共研究机构研发资金在总研发资金占比不到30%,但大学和公共研究机构承担了超过3/4的基础研究工作。他们经常进行长期、高风险的研究,包括一些有潜力转化为有形社会效益的项目。例如,人工智能和个性化医疗这两个创新领域。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表示,“在联合国大会采纳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学报告》清晰地表明,科学研究既是经济发展的发动机,也是建设更加持续、更加文明社会的奠基石。”

近年来,慈善机构、基金会等已经成为大学研究越来越重要的资助者,特别是在健康领域,社会慈善机构经常资助罕见病或热带疾病的研究。这将对未来的公共研究议程产生影响。

  当前,科研已被认为是促进经济增长和发展的关键因素,并得到了所有国家的重视。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发展中国家用于研发的支出都在不断增加。与此同时,各国更是把通过科研促进可持续发展作为新的优先事项,这与2015年9月联合国采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相一致。在拉丁美洲,有19个国家采取支持可再生能源的政策。乌拉圭计划到2015年底前利用可再生能源生产90%的电力,智利和墨西哥也不断提高风能和太阳能的生产能力。阿拉伯国家也在开展类似的项目。以摩洛哥为例,该国于2014年启用非洲最大的风力发电场,并正在开发非洲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场。沙特阿拉伯也宣布了发展太阳能的计划。

唐纳利认为,如果研究人员无法获得政府资助,可能被迫寻求其他资助渠道,如私营部门,而私营部门更倾向于以盈利为导向。维持政府科研资助有利于宏观科研发展,有利于综合治理气候变化等国际性问题,并将有益于全世界每个人。

  更多科学家带来更强流动性

创新发展驱动经济增长

  随着研究经费的增加,全球科研人员的数量也在增多。目前全球约有780万科研人员,与2007年相比增长超过20% ,其中欧盟占比最多,达22%,其次是中国(19%)和美国(16.7%)。

经合组织科学技术与创新总监安德鲁·维克夫(Andrew Wyckoff)表示,经济增长取决于创新,创新对于解决人口老龄化、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至关重要。科技研发无国界对于未来创新发展及人类生活水平提高都很关键。不同的国家政府研发有不同的侧重,如卫生和医学科学研发占美国公共研发总支出的24%,英国占22%,加拿大占17%,而能源研发支出占墨西哥总研发支出的19%,日本占11%,韩国占9%。随着全球人口变化及气候变化影响逐渐增加,各个国家的研发重点也将发生变化。

  此外,科学出版物的数量也出现了快速增长,自2008年来增加了23%。2014年,每个月大约有127万份科学出版物面世。其中,欧洲占据领先地位(占世界份额的34%),其次是美国(25%)。但欧美各自的份额都出现了下降。来自中国的出版物数量在5年内增加了近一倍,占世界总量的近20%,而10年前仅占5%。从投资、研究者和出版物的数量来看,中国的研究体系已走向成熟。

唐纳利表示,面对严峻的挑战,维持科研资助有利于人类社会找到创新解决方案,提升平均受教育水平,提高医疗保健项目质量,创建更清洁、绿色的能源系统。

  在数量不断增加的同时,科研人员的流动性也在提升。在博士生研究人员的带动下,各层级科研人员的流动性大幅提高,这也许是近年来最重要的趋势之一。阿拉伯国家、中亚、撒哈拉以南非洲和西欧国家学生到国外学习的比例最高。欧洲和北美仍是国际学生的首选目的地。就读理工科博士课程的国际学生中,49%到了美国,英国排名第二(9%),随后是法国(7%)和澳大利亚(4.6%)。另外,自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欧洲和北美吸引力有所下降,前往发展中国家就读的国际学生数量正在快速上升。(科技日报驻法国记者 李宏策)

报告还提到,全球范围内,在政府和高等教育机构进行的研究中,超过1/3的研究是在非经合组织国家进行的。2014年,美国、中国、日本、德国和印度五个国家公共研发占全球公共研发的59%,反映了这些国家公共研发投入的规模。在未来,像非洲一样人口快速增长和国内生产总值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可能成为更重要的参与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官方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经济合营和发展组织建议维持实验商讨援救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