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俗融入,拒绝封禅

2019-10-05 01:35栏目:历史文化
TAG:

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文化教育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开元时期,学校教育到达顶峰时期。经过教化,这个时期的社会风气以及民俗都有了较大的改善。 不仅如此,在宗教、诗歌、修史、图书文字、音乐舞蹈、美术雕塑等方面,也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这些也是开元盛世中一个重要的内容。 唐玄宗在位期间,是唐朝学校最为兴盛的时期。开元七年,唐玄宗敕令从州县学生中选送“聪悟有文辞史学者”四门学为“俊士”,贡举落选而愿意 人学者也可以入四门学学习。这一敕令,开创了后世贡举入监制度。与此同时,还规定了学生补阙制度。特别是朝廷规定允许百姓设立私学,有愿在州县学校寄读的 受业者,亦予以允许。 开元六年,设置丽正书院,以文学名士徐坚、贺知章、张说等人为学士,令这些人在修书之余兼作讲学,为后世兴办书院提供了经验。开元十三年,改丽正书院为集贤书院,五品以上为学士,六品以下为直学士,对学士与直学士的待遇颇为优厚。 开元二十六年,唐玄宗敕令天下州县在乡里设立学校,使学校教育普及到基层,这在中国教育史上是一件大事。唐玄宗教令天下罢乡贡之举,规定不 经由各级学校学习的学生不得参加举选,以支持学校教育的发展。尽管两年后又取消这一敕令的规定,但亦说明唐玄宗对兴办各级学校的重视。开元年间的学校教育 是唐朝教育最为兴盛的时期。 开元之治的表现,还体现在思想文化与社会风尚等各个方面。翰林院的设立,除了在政治上发挥着重大作用外, 在推进文化事业的发展上也有着突出的贡献。“上即位,始置翰林院,密迩禁廷,延文章之士,下至僧、道、书、画、琴、棋、数术之工皆处之,谓之‘待诏’。” 一大批文人术士,被集中到翰林院,他们以自己的文才、诗赋、艺术、技巧,活动于宫廷之中,丰富了唐王朝的文化生活,给盛唐增添了斑斓绚丽的艺术色彩。 在社会风俗方面,盛唐由于与北方各少数民族的来往比较密切,“胡化”的色彩较为浓厚。对此,玄宗采取了一些“禁胡化”的措施,但从整体上看,玄宗对“胡 化”的禁止,收效并不大。终唐之世,中原地区汉族的“胡化”和边疆地区少数民族的“汉化”,一直是民间生活中的主流。就连玄宗自己也很快就放弃了对“胡 化”的禁止,而开始提倡“胡化”,在文艺领域则更是如此。 在玄宗采取的禁胡化措施中,以其禁泼寒胡戏最有代表性。中宗时,泼寒胡戏在 长安蔚成风气。所谓泼寒胡戏,来自于波斯,与我国有些少数民族的泼水节有点相仿,只不过时在冬月而已。开元元年十月,张说上谏道:“泼寒胡未 闻典故,裸体跳足,盛德何观;挥水投泥,失容斯甚。法殊鲁礼,亵比齐优,恐非干羽柔远之义,樽俎折冲之礼”,认为不合中华传统礼仪,建议禁断巳玄宗接受了 这一建议,于十二月下诏道:“腊月乞寒,外善所出,渐浸成俗,因循已久。自今以后,无问蕃汉,即宜禁断。”泼寒胡戏由此被明令禁止。从社会文化的角度看, 泼寒胡戏只不过是一个民俗性的枝节问题,之所咀被禁止主要是因为这一民俗与中原传统文化的差距过大。而中原地区在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胡化,甚至长安、洛阳 两京的胡化,并未因禁止了个泼寒胡戏而中断。另外,除了禁断泼寒胡戏以外,在史籍中投有见到玄宗在禁止相仙青而环要确计苴柚的舌七攀措困廿右地中学家阱肇 涛寨胡戏为例,过分地强调了玄宗反对“胡化”的一面,与史实不大符合。可以说,开元时期,社会风俗和文化上的民族融合,始终占据着主导位置。从现在出土的 唐朝文物、壁画等材料来看,尚不能说反对“胡化”在玄宗的各种治国措施中具有重要地位。 社会风俗中的民族融合,是无法以行政命令禁绝 的。从开元时期到天宝年间,由于中原汉族和边疆少数民族的密切交往,唐朝的社会风俗和文化生活深受少数民族的影响。“天宝初,贵族及士民好为胡服胡帽。” 元稹在《法曲》一诗中也对开元、天宝时期的“胡化”描述道:“胡音胡骑与胡妆,五十年来竞纷泊”;“女为胡妇学胡妆,伎进胡音务胡乐”。之所以会出现这种 普遍的“胡化”现象,与玄宗本人对“胡化”的态度由禁止到提倡的转变不无关系。 在开元时期,玄宗的统治措施并不是始终如一的。特别是 在宫廷生活及其对社会风尚的影响方面,玄宗经历了一个由俭到奢的变化,社会风气也随之经历了一个由兢兢业业到奢侈豪华的变化。这一变化,对开元之治的影响 是重大的。开元十七年四月,关中天气突变,蓝田山被大风雷雨摧裂百余步。占十术士就此阐发道:“人君德消政易则然。”占十术士的这种说法,是 用天人感应观点解释自然现象,用自然灾害讥讽政治行为的必然结论。“德消政易”的说法,反映了当时玄宗在统治行为上的转变。这一转变,对社会风尚有着重大 影响。 开元十六年,玄宗移到兴庆宫听政。以此为标志,他在风尚上开始由提倡节俭逐步发展到追求奢华。开元十七年;玄宗已经四十五岁,长期单调的公务使他感到疲倦和乏味。于是,他性格中铺张浪费、玩乐享受的一面越来越充分地暴露了出来。在这年的八月初五,玄宗庆 贺生日,设宴招待百官达贵。酒酣耳热、轻歌曼舞之际,张说和源乾曜率文武百官上表,请以玄宗诞辰为嘉节,玄宗欣然同煮,称“朝野同欢,早为姜事。依卿来 请,宣付所司。”千秋节由此确立。到开元十八年,根据礼部的奏请,又把千秋节与民间祈农报年的乡社结合起来,自此,千秋节成为全国性的重大节 日。“以八月五日为千秋节,著之甲令,布于天下,咸令宴乐,休假三日。群臣以是日献甘露醇酎,上万岁寿酒。王公戚里进金镜绶带。士庶以丝结承露囊,更相遗 问。村社作寿酒宴乐,名为赛白帝,报田神。”此后,年年千秋节都要大举庆祝一番。开元后期,玄宗在千秋节宴请百官的制书中称:“今属时和气清,年谷渐熟, 中外无事,朝野义安。不因此时,何云燕喜?卿等即宜坐饮,相与尽欢。”在召集京兆父老宴饮的救令中称:“今兹节日,谷稼有成。顷年以来,不及今岁。百姓即 足,朕实多欢。故于此时与父老同宴,自朝及野,福庆同之,并宜坐食,食讫乐饮,兼赐少物,宴讫领取。”处处表现出了一副功成名就、及时享乐的架势。

经历了动乱之后,虽然恢复了唐王朝,但前朝形成的奢侈之风依然盛行,统治阶级萎靡堕落,这些严重阻碍了玄宗的强国富民的进行。为此,唐玄宗李隆基一方 面抑制奢侈、厉行节俭;另一方面大力振兴经济。经过发展农业,减轻百姓徭役,括户举措,兴修水利,繁荣商业等措施,终于迎来了开元盛世。 关于开元初中期所采取的抑制奢侈、厉行节俭的措施,从总体上看,玄宗对奢侈之风的打击和抑制,既有经济上的原因,也有政治上的原因,其根本目的在于巩固自己的统治。而对奢侈豪华的抑制,必然产生促进经济发展和改善财政的积极效果。 从武则天统治晚期到中宗、睿宗以来,统治阶级只知享受,腐化堕落,社会风气日趋干下。唐玄宗在推行开元新政的同时,又注重改变社会风气,移风易俗,抑制 奢靡,厉行节俭。先天二年三月,晋陵尉杨相如在上书中就提出了“隋氏纵欲而亡,太宗抑欲而昌”的问题。开元元年十月,中书令张说 提出了禁止北周时从波斯传入中国的“泼寒胡戏”。他在进谏中说:“泼寒胡未闻典故,裸体跳足,盛德何观;挥水投泥,失容斯甚。法殊鲁礼,亵比齐优。”同年 十二月,唐玄宗敕令:“腊月乞寒,外蕃所出,渐浸成俗,因循已久。自今以后,无问蕃汉,即宜禁断。” 开元二年四月,玄宗 首先下令销毁武则天在洛阳建的“天枢”,以示与铺张浪费的风气一刀两断。天枢用铜铁制成,很是劳民伤财,当时建造时铜铁不足,还收缴了很多民间农具,熔毁 了耗费了数以百万计的钱财。工匠们这次用了一个多月才把天枢熔毁,之后把这些铜铁铸了钱。同时,韦后在长安城朱雀建的有数丈高的“石台”也被拆毁了。 自唐中宗、睿宗以来,宗室和贵族中奢靡成风,竞相浮华。姚崇于开元元年为相后,“屡以奢靡为谏”。为贯彻已经制定的治国方针,唐玄宗采纳姚崇的进谏,开 元二年七月乙末日,下达制书:“乘舆服御,金银器玩,宜令有司销毁,以供军国之用。其珠玉、绵绣,焚于殿前。后妃以下,皆毋得服珠玉锦绣。”同月戊戌日, 唐玄宗又发布敕令:“百官所服带及酒器、马衔、镫,三品以上,听饰以玉,四品以金,五品以银,自余皆禁之。妇人服饰,从其夫、子。其旧成锦绣,听染为皂。 自今天下更毋得采珠玉,织锦绣等物,违者杖一百,工人减一等。”同时,“罢两京织锦坊”。 从唐玄宗的制书、敕令来看,他的禁令是难以 贯彻执行的。然而,他在殿庭前焚烧锦绣、珠玉以及为此发布制书、敕令,亦是不容否认的历史事实。他的上述举动,确如司马光所评论那样,是出于“始欲为治” 的需要,是他贯彻治国方针、推行开元新政的题中应有之义,故“能刻厉节俭如此”。因此,无论焚烧锦绣珠玉的禁令能在何种程度上被付诸实行,都不能把上述行 为称为宣传举动。他在七月乙未敕令中谴责“互相夸尚,浸成风俗”的奢侈之风,主张“还朴还淳,家给人足”,表明唐玄宗烧锦绣珠玉、发布制书敕令,确实是为 改变风气、易风移俗,为实现“家给人足”而在社会风气方面提供必要的条件,避免重蹈“隋氏纵欲而亡”的覆辙。玄宗不仅雷厉风行地禁奢倡俭,还以身作则。 发布焚烧锦绣珠玉敕令的两个月后,唐玄宗又颁发制书,“以厚葬为诫”。制书指出:“近代以来,共行奢靡,递相仿效,漫成风俗,既竭家产,多至凋弊。且墓 为真宅,自便有房,今乃别造田园,名为下帐,又冥器等物,皆竞骄侈。”为着禁止厚葬,敕令还对随葬物品的色数、规模做出限制,禁止同宅下帐,坟墓务遵简 俭,不得以金银为送终之具。对于违犯禁令者,杖一百;州县长官如不举察,则贬授远官。与此同时,唐玄宗还发布《禁断奢侈敕》,指出:“雕文刻镂伤农事,锦 绣纂组害女红。粟帛之本或亏,饥寒之患斯及。朕故编著格令,且列刑章,冀以还淳,庶皆知禁。” 唐玄宗提倡节俭,当他经过以节俭著称的已故宰相卢怀慎墓地时,见“碑表未立,停跸临视,泫然流涕,诏官为立碑”。唐玄宗当即令中书侍郎苏颞为卢怀慎起草碑文,由他亲笔书写,刻于墓碑之上。 开元二年八月,唐玄宗又敕令“禁断”某些“事切骄淫,伤风害政”的“技艺”。以上敕令,是唐玄宗开元初年移风易俗的开始之举。这时,社会上 风传皇帝要在民间选美,充实后宫。玄宗一听说后,向天下表示要改变以往纳女入宫的做法,还要精简妃嫔以下的宫女,让其回家。下诏后就将宫女集中到太明富崇 明门,派人用牛车将她们送回家去。 玄宗改革皇帝的食封制,对诸王公主的封户数进行限制。有的公主要求增加封户,他说:“百姓上交国家 的租赋并不是我个人私有。将士们在沙场上浴血奋战,不过赏赐一些绢帛,你们有什么功劳白白享受这么多封户呢?你们要懂得节俭才是。”由于玄宗身体力行提倡 节俭,宫廷奢靡的风气颇有改观。 为了扭转社会风气,玄宗提拔了许多清廉之士,这些人身居要职,却两袖清风,成为天下人的榜样。宰相李 元绍、杜暹皆以恭身节俭闻名。与姚崇同时任相的卢怀慎,才能不如姚崇,遇事不敢决断,当时人戏称他是“伴食宰相”。但是他为官清廉,不谋私利,一生清廉节 俭,所穿所用都是一般物品。他当了宰相后,妻子儿女们生活很清苦,房子也很简陋。玄泉匝是用他的清廉以镇雅俗,净化社会风气。玄宗尤为痛恨暴殄天物的行 为。一次,玄宗在宫中复道中看见卫士随手倒掉吃剩的饭菜,龙颜震怒,下令要杖杀这个卫士。周围的人见玄宗为此小事动大刑,都觉得不合适,但没人敢劝阻。这 时,宁王李宪从容劝道:“陛下从复道中看到这个人的错误行为而想杀了他,今后恐怕人人都惴惴不安了,陛下志在节俭,反对浪费,但也不必为一点剩饭就杀人 呀。”玄宗听后从震怒中清醒过来,就释放了卫士,对兄长说:“如果不是兄长您及时点拨,我差点就滥用刑法了。”这件事从一个方面反映了玄宗尚俭的精神。玄 宗克制私欲,身体力行地奉行节俭,对禁抑奢靡,促进社会风气的好转产生了一定的作用。 在这个时期,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封禅。封禅是古代封建王朝的大典,是“帝王受天命告成功之为也”。玄宗时期,他以太平盛世的明君形象,举行了唐朝最隆重的,也是最后一次封禅仪式。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官方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风俗融入,拒绝封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