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宋史,卷六十九

2019-10-04 06:23栏目:历史文化
TAG:

大庆殿与文德殿后为 东西华门大街 , 这条街道上尚有东 、 西承天门。 又如 《宋会要辑稿》

大朝会仪,旧制,垂拱殿设帘,殿上驻辇,候起居称贺班绝,乘辇,枢密、知閤门官、枢密都副承旨、诸房副都承旨前导,管军引驾至大庆殿后幄降辇,入次更衣。绍兴十五年正月朔旦,以二殿经途与东都异,乃以常御殿为垂拱殿,免驻辇,设帘帷,设椅子,称贺毕,过大庆殿后幄。前期,仪鸾司设御榻于大庆殿中,南向,设东西房于御榻左右稍北,设东西閤于殿后左右,殿上前楹施帘,设香案于殿下。太常展宫架乐于殿庭横街之南。其日,御辇院陈舆辇、伞扇于殿下,东西相向。兵部陈五辂于皇城南门外,俱北向。骐骥院列御马于殿门外,东西相向。兵部帅属设黄麾仗三千三百五十人于殿门内外。以殿狭,辇出房,不鸣鞭。

侍中进奏:"侍中具官臣某言,请延公王等升殿。"俯伏,兴,降,复位,侍中承旨退,称"有制",赞者曰"拜",在位者皆再拜。宣曰:"延公王等升殿。"赞者曰"拜",在位者皆再拜。公王等诣东西阶,升立于席后。尚食奉御进酒,殿中监省酒以进。帝举第二爵,登歌作《甘露》之曲。饮讫,殿中监受爵,乐止。群臣升殿,就横行位。舍人曰:"各赐酒。"赞者曰"拜",群官皆再拜,三称万岁。舍人曰:"就坐。"太官令行酒,群官搢笏受酒,宫县作《正安》之乐,文舞入,立宫架北。觞行一周。凡行酒讫,并太官令奏巡周,乐止。尚食进食升阶,以次置御坐前。又设群官食,讫,太官令奏食遍。太乐丞引《盛德升闻》之舞入,作三变,止,出。殿中监进第三爵,群官立席后,登歌作《瑞木成文》之曲。饮讫,乐止。殿中丞受虚爵,舍人曰:"就坐。"群官皆坐。又行酒、作乐、进食,如上仪。太乐丞引《天下大定》之舞,作三变,止,出。殿中监进第四爵,登歌奏《嘉禾》之曲,如第三爵。太官令行酒又一周,乐止,舍人曰:"可起。"百寮皆立席后,侍中进御坐前跪奏,礼毕,俯伏,兴,与群官俱降阶复位,赞者曰:"拜。"皆再拜、舞蹈,三称万岁,起,分班立。殿上索扇,扇合,殿下鸣鞭,太乐令撞蕤宾之钟,左右钟皆应。协律郎俯伏,举麾。太乐令令奏《乾安》之乐,鼓吹振作。帝降坐御舆入自东房,扇开,乐止。侍中奏解严,所司承旨放仗。百寮再拜,相次退。

垂拱殿之西为 皇仪殿 。 “皇仪殿旧名 滋福, 咸平初 , 太宗 明德皇后居之 , 以为 万安宫 ,后崩 复旧。 明道中改今名 , 故常废而不用 , 以为治后丧之所” 如宋仁宗的张贵妃 曾治丧于皇仪殿。

綦天下之贵,一人而已。是故环拱而居,备物而动,文谓之仪,武谓之卫。一以明制度,示等威;一以慎出入,远危疑也。《书》载弁戈、冕刘、虎贲、车辂,王出入,执盾以夹王车。朝仪之制,固已粲然。降及秦、汉,始有周庐、陛戟、卤簿、金根、大驾、法驾千乘万骑之盛。历代因之,虽或损益,然不过为尊大而已。宋初,因唐、五代之旧,讲究修葺,尤为详备。其殿庭之仪,则有黄麾大仗、黄麾半仗、黄麾角仗、黄麾细仗。凡正旦、冬至及五月一日大朝会,大庆、册、受贺、受朝,则设大仗;月朔视朝,则设半仗;外国使来,则设角仗;发册授宝,则设细仗。其卤簿之等有四:一曰大驾,郊祀大飨用之;二曰法驾,方泽、明堂、宗庙、籍田用之;三曰小驾,朝陵、封祀、奏谢用之;四曰黄麾仗,亲征、省方还京用之。南渡之后,务为简省。此其大较也。若夫临时增损,用置不同,则有国史、会要、礼书具在。今取所载。撮其凡为《仪卫志》。

太宗淳化三年正月朔,命有司约《开元礼》定上寿仪,皆以法服行礼,设宫县、万舞,酒三行罢。

图片 1

其黄麾小半仗者,大庆殿册皇太子及穆清殿皇后受册之所设也,用一千四百九十九人。其内仪仗官兵等八百八十七人,兵部职掌十二人,金吾司碧襕三十人,绛引幡二、告止幡一、传教幡一、信幡一、用十五人,黄麾幡一、三人。小行旗百八十人,五色小氅子百八十人,金节十二人,仪锽、斧二十三人,绿槊七十五人,乌戟七十五人,白柯枪八十一人,仪弓六十三人,仪弩四十五人,铜仗子一十人,仪刀六十七人。统制官、将官、牵头、金铜甲,皆与前半仗同。内大旗下六百一十二人,殿中舆辇、伞扇百三十二人,皆同前半仗。

明年,阁门言:"依汴京故事,遇行大礼,则冬至及次年正旦朝会皆罢。"

《事林 广记》——京阙之图

政和中,文德殿发册,用黄麾细仗,共一千四百二人。设日旗、君王万岁旗、狮子旗、金鸾旗、青龙旗、赤龙旗各一,在殿东阶之东,以西为上;月旗、天下太平旗、狮子旗、金凤旗、白龙旗、黑龙旗各一,在殿西阶之西,以东为上;俱北向立。押当职掌二人,分左右立于日、月旗南。次方伞二,团龙扇四,夹方伞。次金吾上将军二人,将军四人,引驾官四人。次金甲二人。次四色官六人,内二人执笏,余执金铜仪刀。次碧襕二十四人,内执金铜仪刀左右各六人,在北。次都押衙二人,立于碧襕之南,少退。次皂纛旗一十二,左右金吾仗司员僚各一人押纛,立于旗南。次青龙旗一在东,白虎旗一在西,员僚二人押旗,在旗之北。以上并分左右,东西向。次五方龙旗在东,五方凤旗在西,各二十五。每五旗相间,各依方色排列。次五岳神旗五在东,五星神旗五在西,各依方位排列。次朱雀旗一在东,真武旗一在西。以上并北向。员僚二人押旗,在旗之南,分左右。次红门旗二十八,分左右。次寅、卯、辰、巳、午、未旗六,在东;申、酉、戌、亥、子、丑旗六,在西。天王旗四,分左右,夹辰旗。次龙君、赤豹、吏兵旗各五,每旗各为一列在东,每列掩尾天马旗一,以次在东。次虎君、黄熊、力士旗各五,每旗各为一列在西,每列掩尾天马旗一,以次在西。员僚六人押仗,各分立旗前。次员僚四人押旗,分左右,东西为一列。左厢第一队,鹖鸡、白泽、玉马、貔旗、四渎旗各一,为一列;(下至第九队旗行列准此。)第二队,角、亢、氐、房、心宿旗各一;第三队,虚、危、室、壁、奎宿旗各一;第四队,参、井、鬼、柳宿、駃騠旗各一;第五队,三角兽、黄鹿、苣文、驯象、飞麟旗各一;第六队,辟邪、玉兔、吉利、仙鹿、祥云旗各一;第七队,花凤、飞黄、野马、金鹦鹉、瑞麦旗各一;第八队,孔雀、兕、甘露、网子、角〈角耑〉旗各一,并各为一列;第九队,犛牛旗一,设于孔雀旗后。右厢第一队,同左厢第一;第二队,尾、箕、斗、牛、女宿旗各一;第三队,娄、胃、昴、毕、觜宿旗各一;第四队,星、张、翼、轸、駃騠旗各一;第五至第八队,并同左厢第五至第八;第九队,驺牙旗、苍乌旗各二,相间为一列。俱北向。员僚二人,押黄麾立于龙凤旗之北。左右厢五色龙凤旗之东西,各设黄麾幡二。次告止幡、传教幡、信幡各五,次绛麾幡二,次绛引幡五。员僚五人,押黄麾立于龙凤旗北少东。排阑旗三十,自黄麾幡东西排列,以次于南,俱北向。镫杖、哥舒各三十,于殿东西两厢排列。镫杖起北,哥舒间之,俱东西相向。左右厢执白柯枪各七十五人,东西相向。又于驺牙旗南设大黄龙旗一,在殿门里少西,执扯二十人。小黄龙旗一,在大黄龙旗后少西,执扯三人。次大神旗六,分左右。卫尉寺押当仪仗职掌四人,排仗通直官二人,大将二人,节级二人,检察六人,左右金吾仗司押当职掌、排列官各一人。凡大朝会仪卫,有司皆依令式陈设。

淳化三年,令有司申举十五条:常参文武官或有朝堂行私礼,跪拜,待漏行立失序,谈笑喧哗,入正衙门执笏不端,行立迟缓,至班列行立不正,趋拜失仪,言语微喧,穿班仗,出阁门不即就班,无故离位,廊下食、行坐失仪,入朝及退朝不从正衙门出入,非公事入中书。犯者夺奉一月;有司振举,拒不伏者,录奏贬降。

紫宸殿之西 为垂拱殿 , 为 “常 日视朝之所也 ”。 关于 “视朝” 过程 , 宋人蔡绦说 :“国朝垂 拱 殿常 朝,班有 定制 ,故庭 下 皆著石位。并且 “ 垂拱殿 门 , 有柱廊 接文德殿后 , 其东北角 门子通 紫宸殿。 每 日枢密 使以下立班殿庭 , 传宣不座 , 即遇以上候班幕次。” 可见 , 垂拱殿与 文德殿之间有柱廊 , 横过东西华门大街相 连, 从而构成 了“工” 字组合 建筑。

殿庭立仗,本充庭之制。唐礼,殿庭、屯门,皆列诸卫黄麾大仗。宋兴,太祖增创错绣诸旗并幡氅等,著于《通礼》,正、至、五月一日,御正殿则陈之。青龙、白虎旗各一,分左右;五岳旗五在左,五星旗五在右;五方龙旗二十五在左,五方凤旗二十五在右;红门神旗二十八,分左右;朱雀、真武旗各一,分左右;皂纛十二,分左右。天一、太一旗各一,分左右;摄提旗二,分左右;五辰旗五,北斗旗一,分左右;(木、火、北斗在左,金、水、土在右。)二十八宿各一,(角宿至壁宿在左,奎宿至轸宿在右。)风伯、雨师旗各一,分左右;白泽、驯象、仙鹿、玉兔、驯犀、金鹦鹉、瑞麦、孔雀、野马、犛牛旗各二,分左右;日月合璧旗一,在左;五星连珠旗一,在右;雷公、电母旗各一,分左右;军公旗六,分左右;黄鹿、飞麟、兕、驺牙、白狼、苍乌、辟邪、网子、貔旗各二,分左右;信幡二十二,分左右;传教、告止幡各十二,分左右;黄麾二,分左右。日旗、月旗各一,分左右;君王万岁旗一在左;天下太平旗一,在右;狮子旗二,分左右;金鸾、金凤旗各一,分左右;五方龙旗各一。(青、赤在左,黄、白、黑在右。以上龙墀。)龙君、虎君旗各五,分左右;赤豹、黄罴旗各五,分左右;小黄龙旗一,在左;天马旗一,在右;吏兵、力士旗各五,分左右;天王旗四,分左右;太岁旗十二,分左右;天马旗六,分左右;排栏旗六十,分左右;左右幡氅各五行,行七十五;大黄龙旗二,分左右;大神旗六,分左右。

正衙常参。国朝之制:两省、台官、文武百官每日赴文德殿立班,宰臣一员押班。常朝官有诏旨免常朝,及勾当更番宿者不赴。遇假并三日以上,即横行参假。宰相、参知政事及免常朝者悉集(事务急速,赴横行不及者,牒报台。如遇亲王、使相过正衙,则取别旨)。群官见、谢、辞者,皆赴正衙。其日,文武班尚书、上将军以下,并先叙立于殿门之外,东西相向(文班一品、二品不叙立)。正衙见、谢、辞官立于大班之南,右巡使立正衙位南,北向。台官大夫、中丞、三院御史各就揖,班位再揖。揖讫,台官与左巡使先入,各就位(左右巡使立钟鼓楼下,左巡使奏武班,右巡使奏文班。如只巡使一员,即就入班南立,单奏。如俱阙,即于台官或员外郎以下差摄)。次两班及右巡使入,次见、谢、辞官入,次两省官入(两省官自殿西偏门入,于右勤政门北偏门立,候文武班将至,循午阶就位),次文班一品、二品入。次宰臣出东上阁门,就位,通事舍人一员立于阁门外,北向,四色官立其后。舍人通承旨奉敕不坐,四色官应喏急趋至放班位宣敕,在位官皆再拜而退。其应横行者班定,通事舍人揖群官转班北向,舍人揖再拜复位,如常朝之仪(两省官幕次旧在中书门外,近制就使权就朝堂门南上将军幕次)。凡见、谢、辞官(新受、加恩、出使到阙者),宰臣、亲王、使相(俟班定,引赞引出东上阁门,至押班位,西向立定,先赴午阶南中书门下正衙位再拜,却还押班位)、枢密使、副使、知院、同知院、签书院事、参知政事、宣徽使、宗室节度使以下至刺史将军(俟班定,四方馆吏引出东上阁门,至殿庭,由东黄道赴正衙位,北向,以西为首,将军以东为首。正衙毕,宰臣、枢密出西便门,亲王宗室入东上阁门),观文殿大学士、资政殿大学士、观文殿学士、三司使、翰林资政侍讲、侍读学士、直学士、知制诰、待制(直学士以上集丞郎幕次,待制集上将军幕次。俟班定,四方馆吏引入殿西便门赴班,于大夫、中丞前出),门下,中书侍郎至正言(四方馆吏引先集勤政门北,俟班定,于一品、二品官未就位前先就位,放班讫,由西偏门出),御史大夫至御史,三师、三公、仆射,东宫三师、三少(班入殿门,朝堂吏引入殿东便门赴班,于两省、台官前出),尚书丞郎、左右金吾上将军至将军,节度使至刺史、军职四厢都指挥使以上,三司副使、文班京朝官、武官郎将以上,分司官、枢密都承旨、诸使副、医官带正员官者(并文东武西相向,重行序立,余如常朝),其权三司使、开封府,吏部铨、秘书监、修撰、直馆阁校理检讨、三司判官、主判官、开封府判官、推官、宫僚、内职、军校领郡者,内客省使至通事舍人,节度行军司马至团练副使,幕职上佐州县官,诸司勒留官新受者,京朝官改赐章服者,致仕、责授、降授、并谢。京朝官、贡举发解毕者亦见(准仪制,知贡举官合谢辞。近岁皆即时锁宿,故谢辞皆停)。

并且 , 神宗熙宁四年 , “后苑作玉华殿 , 七年,玉华殿后作山亭 一, 祥鸾 阁一 , 基春殿一”。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有司设食案,大乐令设登歌殿上,二舞入,立于架南。预坐当升殿者位御坐之前,文武相向,异位重行,以北为上,非升殿者位于东西廊下。尚食奉御设寿尊于殿东楹少南,设坫于尊南,加爵一。有司设上下群臣酒尊于殿下东西厢。侍卫官及执事者各立其位,仗卫仍立俟,上寿百官立班如朝贺仪。

西华门内路北 为延福 宫 , 包括 “穆清 、 灵顾 、 性智三殿 , 次北广圣宫 ” , 而 “广圣宫 内

其黄麾细仗者,大庆殿、文德殿发册及进国史之所设也。东都用一千四百二人,中兴后或用百人至五百人,随事增损。而其执仗有四,小行旗、五色小氅、仪刀、铜仗子;其服色有四,缬帽子、素帽子、平巾帻、武弁冠,五色宝相花衫、勒帛。

元祐八年,太常博士陈祥道言:"贵人贱马,古今所同。故觐礼马在庭,而侯氏升堂致命。聘礼马在庭,而宾升堂私觌。今元会仪,御马立于龙墀之上,而特进以下立于庭,是不称尊贤才、体群臣之意。请改仪注以御马在庭,于义为允。"

关于福宁殿与宣祐门 、 内东门 , 一直到宣德门的位置关系, 可从哲宗昭慈圣献皇后加封仪式

大朝会之外,有日参、四参、六参、朔参、望参。朔参,用厘务、不厘务通直郎已上。望参,用厘务通直郎已上。宣制、非时庆贺以望参官,余以朔参官。四参官,谓宰执,侍从,武臣正任,文臣卿监、员郎、监察御史已上。四参遇雨则改日参。在京宫观奉朝请者赴六参。高宗移跸临安,殿无南廊,遇雨雪,则日参官于南閤内起居。宰执、使相立檐下;侍从、两省、台谏官以下立南閤内;卿监、郎官、武功大夫以下立东西廊。绍兴十二年十月,有司请行正、至朝贺礼,及讲求祖宗故实常朝、视朝、正衙、便殿之仪。乃讨论朔日文德殿视朝,紫宸殿日参、望参,垂拱殿日参、四参,假日崇政殿坐,圣节垂拱、紫宸殿上寿之制。请先御正殿视朝。十一月,礼部侍郎王赏言:"正、至及大庆贺受朝,系御大庆殿,与文德、紫宸、垂拱殿礼制不同。月朔视朝,则御文德殿,谓之前殿正衙,设黄麾半仗。其余紫宸、垂拱皆系别殿,不设仪仗。今大庆殿朝会,礼文繁多,欲先举行文德殿视朝之制。"时行宫止一殿,乃更作崇政、垂拱二殿。御史台请以射殿为崇政殿,朔望权置帐门以为紫宸殿,宣赦书、德音、麻制以为文德殿,群臣拜表、听御札批答权作文殿德东上閤门。其垂拱殿四参,于殿门外设位版。十三年,始视朝于文德殿,设黄麾半仗二千四百十五人。六月,紫宸殿望参,设黄麾角仗一千五十六人。自是,后殿坐及射殿引呈公事,以日景已高,依旧制设卫士、青凉伞十。淳熙十四年,诏引呈射殿公事,殿门外排立御马,如后殿之仪。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睿思殿之北 ,在绍圣二年 四月又建成了宣和殿 , “宣和殿者 , 止三楹 , 雨侧 后有 二小沼 , 临之以山 。 殿广袤才数丈 , 制度极小 ”。

黄麾大仗五千七十五人。仗首左右厢各二部,绛引幡十。第一部,左右领军卫大将军各一员,第二部,左右领军卫折冲,掌鼓一人,帅兵官一十人。次执仪刀部十二行,每行持各十人:第一行,黄鸡四角氅;(凡氅,皆持以龙头竿。)第二,仪锽五色幡;第三,青孔雀五角氅;第四,乌戟;第五,绯凤六角氅;第六,细弓矢;第七,白鹅四角氅;第八,朱縢络盾刀;第九,皂鹅六角氅;第十,细弓矢;第十一,槊;第十二,绿縢络盾刀。揭鼓二,掌鼓二人。以上排列左右厢。第一部各于军员之南,居次厢第一部稍前。第二部于第一部之后,并相向。

熙宁六年正月,西上阁门副使张诚一言:"垂拱殿常朝,先内侍唱内侍都知以下至宿卫行门计一十八班起居,后通事舍人引宰执、枢密使以下大班入,次亲王,次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以下,次皇亲使相以下十班入,方引见、谢、辞。或遇百官起居日,自行门后,通事舍人引枢密以下,次亲王、使相以下至刺史十班入,方奏两巡使起居。立定,方引两省官入,次阁门引宰臣以下大班入。起居毕,候百官出绝,两省班出,次两巡使出,中书、枢密方奏事,已是日高。况大班本不分别丞郎、给谏、台省及常参官,今独使相以下曲为分别,虚占时刻。请遇垂拱殿百官起居日,将亲王以下十班合为四班,亲王为一班,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为一班,皇亲使相以下至刺史重行异位为两班,可减六班,如垂拱殿常朝不系百官起居,或紫宸殿百官起居,其亲王、使相以下班,并依旧仪序入起居。"从之。九月,引进使李端悫言:"近朔望御文德殿视朝,祁寒盛暑数烦清跸,而紫宸之朝岁中罕御。请朔日御文德,既望坐紫宸,庶几正衙、内殿朝仪并举。"从之。

但是 ,宋皇宫的宫殿数量却很大 ,据元人王士点的 《禁扁》 所记 , 即有75处 。

真武队:金吾折冲都尉一员,仙童、真武、螣蛇、神龟旗各一,犦槊二人,弩五人为一列,弓矢二十人为四重,槊二十五人为五重。以上在大庆门外中道,北向排列。

嘉定十二年正月,臣僚奏:"窃见皇帝御正殿,或御后殿,固可间举,四参官亦有定日。近者每日改常朝为后殿,四参之礼亦多不讲,正殿、后殿、四参间免。陛下临朝之日固未尝辍,而外廷不知圣意,或谓姑从简便,非所以肃百执事也。常朝之礼止于从臣,后殿之仪从臣不与,四参止及卿郎,而乃累月仅或一举。咫尺天威,疏简至此,非所以尊君上而励百辟也。伏愿陛下严常朝、后殿、四参之礼,起群下肃谨之心,彰明时厉精之治,岂不伟哉。"从之。

真宗大中祥符五年 正月 , 下诏 “砖垒皇城”, 使 之成为宋东京城垣中唯一的砖城。关于宋皇宫 的内部布局 , 诸如宫殿 、 中央官府 、 内诸司等 , 文献记载较多 , 但往往只罗列名称 , 缺乏其方位及相互关系。 南宋末年人 陈元靓在 《事林广记》 中附 了一 幅《北宋东京宫城图》 , 作为流传至今的最早一幅北宋东 京 皇宫 布局 图 , 多为世人所引 用 。但是 , 图 中亦有数处错误。

徽宗政和三年,议礼局上文德殿视朝之制:

神宗即位,御史中丞王陶以《皇祐编敕》宰臣押班仪制移中书,谓"天子新即位,大臣不应隳废朝仪",不报。旧制:祖宗以来,日御垂拱殿,待制、诸司使以上俱赴,而百官班文德殿,曰常朝;五日皆入,曰起居。平时,宰相垂拱殿奏事毕,赴文德殿押班,或日昃未退,则阁门传宣放班,多不复赴。王陶以韩琦、曾公亮违故事不押班为不恭,劾之。琦、公亮上表待罪,且言:"唐及五代《会要》,月九开延英,则余日宰相当押正衙班。及延英对日,未御内殿前,传宣放班,则宰相不押正衙班明矣。自祖宗继日临朝,宰相奏事。至祥符初,始诏循故事,押文德班。以妨职浸废,乃至今日。请下太常礼院详定。"陶坐绌。司马光代为中丞,请令宰相遵国朝旧制押班,不须详定。寻诏:"宰相春分辰初、秋分辰正,垂拱殿未退,听勿赴文德殿,令御史台放班。"光又言:"垂拱奏事毕,春分以后鲜有不过辰初,秋分以后鲜有不过辰正,然则自今宰臣常不至文德殿押班。请春分辰正、秋分巳初,奏事未毕,即如今诏,庶几此礼不至遂废。"乃诏春秋分率以辰正。

宋皇城正南门宣德门之内 , “正南门曰大庆 , 东西横门曰左 、 右升龙 ”。左 、右升龙门 , 是连接左 、 右掖门与大庆门之通道 ,平日早朝 , 则只能顺着左 、 右掖门大街 到东西华门大街 , 再进入有关宫殿 。而与大庆门平齐之门 , “东曰日精 , 西曰月华 , 门旁亦列戟”。

政和中,大祀飨立仗:大黄龙负图旗一,执纟斥二百人,陈于阙庭赤龙旗南少西大黄龙旗之北。宣和冬祀,陈于大内前。大黄龙旗一,执纟斥六十人,陈于逐顿宫门外宣德门,次大黄龙负图旗之南。宣和,此旗下又有日、月、五星连珠、北斗、招摇、苍龙、白虎、朱雀、玄武、君王万岁、狮子、金鸾、金凤、五方龙、天下太平等旗,凡二十一。正、至受朝同。龙墀旗陈于殿庭;太庙,在西櫺星门外路南,次赤龙旗少北;青城,在泰禋门外,夏祭大礼在明禋门外。赤龙旗之南。(宗祀祫飨大礼,不设大黄龙负图旗、大黄龙旗。)大神旗六,执纟斥各九十人,宣德门、泰禋门并陈于大黄龙旗之南,东西相望;大庙陈于西棂星门外,大黄龙旗之西少南,视赤龙旗为列,南北相望。龙墀旗执纟斥各十二人,左右有日、月旗各一。次君王万岁旗一,宣德门、泰禋门,在路东;太庙,在门外路南。次狮子旗二,左右有金鸾、金凤旗各一。次五方龙旗各一:青、黄、赤龙旗,宣德、泰禋门在东,太庙在南;黑、白龙旗,宣德、泰禋门在西,太庙在北。次天下太平旗一,宣德、泰禋门,在路西;太庙,在路北。以上旗皆在车驾前发仗内。执纟斥人并锦帽、五色絁绣宝相花衫、铁臂鞲、革带。

大朝会。宋承前代之制,以元日、五月朔、冬至行大朝会之礼。太祖建隆二年正月朔,始受朝贺于崇元殿,服衮冕,设宫县、仗卫如仪。仗退,群臣诣皇太后宫门奉贺。帝常服御广德殿,群臣上寿,用教坊乐。五月朔,受朝贺于崇元殿,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宫县、仪仗如元会仪。乾德三年冬至,受朝贺于文明殿,四年于朝元殿,贺毕,常服御大明殿,群臣上寿,始用雅乐登歌、二舞,群臣酒五行罢。

宣和殿后又有保和殿 , “左右有稽古 、 博古 、 尚古等诸 阁 , 咸以贮古玉印玺 , 诸鼎彝礼器 , 法书图画尽在”

次左右厢各三部:第一,左右武卫将军;第二,左右屯卫将军;第三,左右领军卫折冲:各一员。各在网子、鹖鸡、貔旗之前,东西相向。左右厢各步甲十二队:第一队,左右卫果毅;第二,左右卫,第四,左右骁卫,第六,左右武卫,第八,左右屯卫,第十、第十二,左右领军卫,并折冲;第三,左右骁卫,第五,左右武卫,第七,左右屯卫,第九、第十一,左右领军卫,并果毅:各一员。每队旗一,貔、鹖鸡、仙鹿、金鹦鹉、瑞麦、孔雀、野马、犛牛、甘露、网子。(内第十二队旗同第一队。)刀盾、弓矢相间,分十二队,每队三十人,五重。第一至第六队,在仗首第二部北;第七至第十二队,在仗首第二部南,东西相向。

侍中版奏中严、外办,闻鸣鞭,索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舆出东房,乐作。帝即坐,扇开,乐止。赞拜毕,光禄卿诣横街南,跪奏:"具官臣某言,请允群臣上寿。"兴,侍中承旨称"制可",少退。舍人曰"拜",光禄卿再拜讫,复位。三师以下就位,赞者曰"拜",在位者皆拜舞,三称万岁。太尉升殿,诣寿尊所,北向,尚食奉御酌御酒一爵授太尉,搢笏执爵诣前跪进,帝执爵,太尉出笏,俯伏,兴,少退,跪奏:"文武百寮、太尉具官臣某等稽首言:元正首祚,臣等不胜大庆,谨上千万寿。"俯伏,兴,降,复位。赞者曰"拜"在位者皆再拜,三称万岁,侍中承旨退,西向宣曰:"举公等觞。"赞者曰"拜",在位者皆再拜,三称万岁,北向,班分东西序立。太尉自东阶侍立。帝举第一爵,《和安》乐作,饮毕,乐止。太尉受虚爵复于坫,降阶。三师以下再拜、舞蹈,称万岁如上仪。

后苑的水源 , 来 自金水河与五丈河。 早在太祖乾德三年 , 即引 金水河 “贯皇城 , 历后苑 , 内庭池 沼 , 水 皆至焉 ”。 同年四月十三日, 还 “募诸军子弟导五夫河通皇城为池” 皇苑内池沼, 由 “毁后苑龙船”可知 , 还一度备有龙船 , 可见水面不小 。

初,宋制,有黄麾大仗、半仗、角仗、细仗。南渡后,仪仗尤简,惟造黄麾半仗、角仗、细仗,而大仗不设。中兴大朝会,四朝惟一讲,绍兴十五年正月朔旦是也。然止以大仗三分减一,用三千三百五十人。自是正旦、冬至俱免大朝贺,以为定例焉。

◎礼十九

称觞及朔望御此殿”, 即主要用于恭贺皇帝生日及每月初一 、 十五 皇帝 之视朝。此外 , 紫宸殿平时 尚有 接待契丹来 贺, 赐宴近臣 、 宰臣 、 官之事¨ 。

次厢左右各三部:第一,左右屯卫;第二,左右武卫,并大将军;第三,左右卫将军:各一员。第一,果毅;第二、第三,折冲:各一员。于仗首左右厢第一部之南,相向。持黄麾幡二人,在当御厢前分立。当御厢左右各一部,左右卫果毅各一人,于玉辂之前分左右,并北向。

乾德六年九月,始以旬假日御讲武殿,近臣但赴早参(宰相以下靴笏,诸司使以下系带)。其节假及大祀,并令如式。

外朝以宣德门 、 大庆殿、文德殿为中心 , 主要用 于国家级大朝会 、大赦等。

次后厢左右各三部:第一,左右骁卫将军;第二,左右领军卫折冲;第三,左右领军卫果毅:各一员。第一部,分于当御厢之左右差后;第二部,左在金辂之后西偏,右在象辂之后东偏;第三部,左在革辂之后西偏,右在木辂之后东偏,并北向。

旧制,朝贺、上寿,帝执镇圭,至是始罢不用。

大庆殿之西北 , 即文德殿, 作为 “外朝 ,凡不厘务 朝 臣 日赴 ,是谓常朝”。除了官 员 日赴之外, “凡朔望起居 ,大册拜 , 对四夷君长 , 试制举人 皆在此”

其黄麾角仗者,大庆殿冬至受朝、紫宸殿即位、两宫贺节庆寿、紫宸殿受金使朝之所设也,用一千五十六人。内金吾司放仗官二人,统制官一人,摄大将军六人,旁头五人,黄麾幡一,三人,绛引幡八,二十四人,金节十二人,仪弓七十人,仪弩五十人,仪刀七十人,仪锽、斧一十三人,白柯枪三十人,绿槊七十人,乌戟七十人,小行旗三百人,五色小氅三百人,铜仗子三十人。

○大朝会仪 常朝仪

柔仪殿之北为 钦明殿 。 垂拱 、 福宁、 柔仪 与钦明四殿南北正对 , 因为 在宋太 祖初修 皇宫 时 , 即规 定 “凡诸殿须 相 望 , 无得辄差 , 故垂拱 、 福 宁、 柔仪 、 清居 四殿正重” 。

◎仪卫一

五年正月朔,晓漏未尽三刻,宰臣、百官与辽使、诸军将校,并常服班会庆殿。内侍请皇太后出殿后幄,鸣鞭,升坐;又诣殿后皇帝幄,引皇帝出。帝服靴袍,于帘内北向褥位再拜,跪称:"臣某言:元正启祚,万物惟新。伏惟尊号皇太后陛下,膺时纳祐,与天同休。"内常侍承旨答曰:"履新之祐,与皇帝同之。"帝再拜,诣皇太后御坐稍东。内给事酌酒授内谒者监进,帝跪进讫,以盘兴,内谒者监承接之,帝却就褥位,跪奏曰:"臣某稽首言:元正令节,不胜大庆,谨上千万岁寿。"再拜,内常侍宣答曰:"恭举皇帝寿酒。"帝再拜,执盘侍立,教坊乐止,皇帝受虚盏还幄。通事舍人引百官横行,典仪赞再拜、舞蹈、起居。太尉升自西阶,称贺帘外,降,还位,皆再拜、舞蹈。侍中承旨曰:"有制。"皆再拜,宣曰:"履新之吉,与公等同之。"皆再拜、舞蹈。阁门使帘外奏:"宰臣某以下进寿酒。"皆再拜。太尉升自东阶,翰林使酌御酒盏授太尉,执盏盘跪进帘外,内谒者监跪接以进,太尉跪奏曰:"元正令节,臣等不胜庆抃,谨上千万岁寿。"降,还位,皆再拜。宣徽使承旨曰:"举公等觞。"皆再拜。太尉升,立帘外,乐止。内谒者监出帘授虚盏。太尉降阶,横行,皆再拜、舞蹈。宣徽使承旨宣群臣升殿,再拜,升,及东西厢坐,酒三行,侍中奏礼毕,退。枢密使以下迎乘舆于长春殿,起居称贺。百官就朝堂易朝服,班天安殿朝贺,帝服衮冕受朝。礼官、通事舍人引中书令、门下侍郎各于案取所奏文,诣褥位,脱剑舄,以次升,分东西立。诸方镇表、祥瑞案先置门外,左右令史绛衣对举,给事中押祥瑞、中书侍郎押表案入,分诣东、西阶下对立。既贺,更服通天冠、绛纱袍,称觞上寿,止举四爵。乘舆还内,恭谢太后如常礼。

方域一之四 《京都杂录》 记载 : “大庆殿后东西道 , 其北门 日宣祐。 门西紫宸殿门。”

政和中,辽使朝紫宸殿,用黄麾角仗,共一千五十六人。殿内黄麾幡二,次四色官之南,分左右。仗首左右厢各一部,每部一百四十人,在朵殿下稍南。绛引幡十,分部之南北,各为五重。左右领军卫大将军各一员,在部中稍南。(次厢左右第一、第二部同。)掌鼓一人,次大将军后。(次厢左右第一部次果毅,第二部次折冲。)帅兵官十人,分部之南北,(北在绛引幡之南,南在绛引幡之北。次厢左右第一、第二部在部之南北。)各为五重。执仪刀部九行,每行持各十人。第一,龙头竿黄鸡四角氅;第二,仪锽五色幡;第三,青孔雀五角氅;第四,乌戟;第五,绯凤六角氅;第六,细弓矢;第七,白鹅四角氅;第八,槊;第九,阜鹅六角氅。掌揭鼓一人,在绯氅、乌戟之后。(次厢左右第一、第二部同。)次厢左右各二部,每部一百五人,次左右厢仗首之南。第一部,左右屯卫大将军、果毅各一员;第二,左右武卫大将军、折冲各一员。掌鼓以下至掌揭鼓人数,并同仗首。殿外左右厢各步甲三队,每队三十三人。第一,左右卫,第三,左右武卫,并果毅;第二,左右骁卫、折冲:并各一员。貔、金鹦鹉、瑞麦旗各二,以次分在三队。刀盾三十人,为五重。左右厢后部各三队,(第一队每队三十八人,第二队每队三十三人。)第一,左右卫,第三,左右武卫,并折冲;第二,左右骁卫、果毅。角〈角耑〉、太平、驯犀旗各二,以次分在三队。弩五人,为一列,弓矢十人,为二重,(第二、第三队为一列。)槊二十人,为四重。排列仗队职掌二人,次厢第二部之南,分左右。以上殿内外仗队,东西相向排列。

垂拱殿起居,则内侍省都知、押班,率内供奉官以下并寄班等先起居;次客省、阁门使以下,次三班使臣(节度、观察、防御、团练、刺史等子弟充供奉官、侍禁、殿直,有旨令内朝起居者),次内殿当直诸班(殿前指挥使、左右班都虞候以下、内殿直、散员、散指挥、散都头、金枪班等),次长入祗候、东西班殿侍,次御前忠佐,次殿前都指挥使率军校至副指挥使,次驸马都尉(任刺史以上者缀本班),次诸王府僚,次殿前诸军使、都头,次皇亲将军以下至殿直,次行门指挥使率行门起居。如传宣前殿不坐,即宰相、枢密使、文明殿学士、三司使、翰林枢密直学士、中书舍人、三司副使、知起居注、皇城内监库藏朝官、诸司使副、内殿崇班、供奉官、侍禁、殿直、翰林医官、待诏等同班入;次亲王、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率军校至副都指挥使,次使相,次节度使,次统军,次两使留后、观察使,次团练、防御使、刺史,次侍卫马步军使、都头,起居毕,见、谢班入。如御崇德殿。即枢密使以下先就班,候升坐(诸司使副以下至殿直,分东西对立,余皆北面。长春殿皆北面),宰相、参知政事最后入。日止再拜,朔望及三日假,枢密使以下皆舞蹈。早朝,则宰相、枢密、宣徽使起居毕,升殿问圣体。宰相奏事,枢密、宣徽使退候。宰相对毕,枢密使复入奏事。次三司、开封府、审刑院及群臣以次登殿(大两省以上领务京师有公事,许即时请对。自余受使出入要切者,欲回奏事,则听先进取旨)。其见、谢、辞官,以次入于庭。凡见者先之,谢次之,辞又次之(出使闲慢或未升朝官,或止拜于门外,自秘书监、上将军、观察使、内客省使以上得拜殿门阶上,及升殿止拜御坐前,余皆庭中班次)。惟宰相、亲王、使相赴崇德殿,即宣徽使通唤,余皆侧立候通,再拜舞蹈;致辞,即不舞蹈;见,即将相升殿问圣体。其赐分物酒食及收进奉物,皆舞蹈称谢。幕职、州县官谢、辞,即判铨官引对,兼于殿门外宣辞戒励。凡国有大庆瑞及出师胜捷,枢密使率内职军校入贺致辞,阁门使宣答;宰相致辞,宣徽使宣答。如赐酒,即预坐官后入,作乐送酒,如曲宴之仪。晚朝则宰相、枢密、翰林学士当直者,洎近侍执事之臣皆赴。

《玉海》卷 164 《咸平太清楼》 亦记载 :“崇政殿西北迎 阳 门 内有后苑 , 苑有太清楼 、 走马楼 , 与延春、 仪凤 、 翔鸾阁相接。”

真武队五十七人,在端礼门内中道,北向。前有金吾折冲都尉一员,仙童、真武、螣蛇、神龟等旗各一,犦槊二人,弩五人为一列,弓矢二十人为四重,槊二十五人为五重。排列仗队职掌六人,分立仗队之间,殿内四人,殿外二人。

辇出,至西阁降辇,符宝郎奉宝诣阁门奉迎,百官、客使、陪位官俱入就位。侍中版奏中严,又奏外办。殿上鸣鞭,宫县撞黄钟之钟,右五钟皆应。内侍承旨索扇,扇合,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舆出,协律郎举麾奏《乾安》乐,鼓吹振作。帝出自西房,降舆即坐,扇开,殿下鸣鞭。协律郎偃麾乐止,炉烟升。符宝郎奉宝置御坐前,中书侍郎、给事中押表案、祥瑞案入,诣东西阶下对立,百官、宗室及辽使班分东西,以次入,《正安》乐作,就位。乐止,押乐官归本班,起居毕,复案位。三师、亲王以下及御史台、外正任、辽使俱就北向位。典仪赞拜,在位者皆再拜,起居讫,太尉将升,中书令、门下侍郎俱降至西阶下立(凡太尉行则乐作,至位乐止)。太尉诣西阶下,解剑脱舄升殿。中书令、门下侍郎各于案取所奏之文诣褥位,解剑脱舄以次升,分东西立以俟。太尉诣御坐前,北向跪奏:"文武百寮、太尉具官臣某等言:元正启祚,万物咸新(冬至易为"晷运推移,日南长至")。伏惟皇帝陛下应乾纳祐,与天同休。"俯伏,兴,降阶,佩剑纳舄。还位,在位官俱再拜、舞蹈,三称万岁,再拜。侍中进当御坐前承旨,退临阶,西向,称制宣答曰:"履新之庆(冬至易曰"履长之庆"),与公等同之。"赞者曰"拜",舞蹈,三称万岁。横行官分班立。中书令、门下侍郎升诣御坐前,各奏诸方镇表及祥瑞讫,户部尚书就承制位俯伏跪奏诸州贡物,请付所司。礼部尚书奏诸蕃贡物如之。司天监奏云物祥瑞,请付史馆,皆如上仪。侍中进当御坐前奏礼毕,殿上承旨索扇,殿下鸣鞭,官县撞蕤宾之钟,左五钟皆应,协律郎举麾,宫县奏《乾安》乐,鼓吹振作,帝降坐,御舆入自东房,扇开,偃麾乐止。侍中奏解严,百官退还次。客使、陪位官并退。

殿中省尚辇陈扇二十于帘外,执扇殿侍二十人。陈腰舆、小舆于东、西朵殿,腰舆在东,小舆在西,人员、都将各一人,辇官共四十人。陈伞、扇于殿下,方伞二,团龙扇四,并分左右夹伞。(执扇各一人,将校或节级。)方雉扇六十,作三重,在伞、扇之后。辇官长行各一人,金吾左右将军各一员,在伞、扇之南,稍前。四色官四人,二人立于将军之南,与伞、扇一列。宣敕放仗二人,在引驾官南。执仪刀引驾官二人,在亲从官后。长行二十四人,在四色官之南。排列官二人,在长行之南。次金甲天武官二人,在长行南。以上并分东西相向立。设旗于殿门之外,青龙旗一在左,五岳神旗各一次之,五方色龙旗各一次之,五方色龙旗各一又次之。白虎旗一在右,五星神旗各一次之,五方色凤旗各一次之,五方色凤旗各一又次之。

康定初,诏中书、枢密、三司,大节、大忌给假一日,小节、旬休并后殿奏事,前后毋得过五班,余听后殿对,御厨给食。假日,崇政殿辰漏,上入内进食,俟再坐复对。

福宁殿 , 次后柔仪殿, 为皇帝内寝。柔仪殿 , 国初但名万岁后殿 , 章献后居之 , 名崇徽。 明道元年十月 甲辰 , 改宝慈 。景祐二年改柔仪 ” 。

诏颁行之。(大庆殿册命诸王、大臣,黄麾仗准文德殿视朝。)

元丰八年二月,诏诸三省、御史台、寺监长贰、开封府推判官六参,职事官、赤县丞以上、寄禄升朝官在京厘务者望参,不厘务者朔参。

看来 , 福宁殿南门外往东 , 应有一通道 , 通 向内东门 , 以传递御膳人宫 及人员往来 。

○殿庭立仗

《新仪》成,改《元丰仪》太尉为上公,侍中为左辅,中书令为右弼,太乐令为大晟府,《盛德升闻》为《天下化成》之舞,《天下大定》为《四夷来王》之舞,及增刑部尚书奏"天下断绝,请付史馆",余并如旧仪。凡遇国恤则废,若无事不视朝,则下敕云:"不御殿。"群臣进表称贺于阁门。

中的行进路 线 中得知 : “皇后人宣德门 , 鸣钟鼓 , 班迎官退 。 皇后降车入 , 次外舆 , 出右升龙门 , 入端礼门 、 文德殿 、 东上閤门 , 出文德殿后门 , 人宣祐门 , 至内东门内降舆 ,司舆前导 , 皇后诣福宁殿门 , 大次以俟。”

左右厢后部各十二队:第一、第二,左右卫;第五至第七,左右武卫;第十至第十二,左右领军卫:并折冲。第三、第四,左右骁卫;第八、第九,左右屯卫:并果毅。每队旗二,角〈角耑〉、赤熊、兕、太平、驯犀、鵕鸃、騼驺、驺牙、苍乌、白狼、龙马、金牛。次弩五人为一列,弓矢十人为二重,槊二十人为四重。以上在大庆殿门外,第一至第四队在前,第五至第八队在后,第九至第十二队又在后,东西相向。

《周官》:司仪掌九仪宾客摈相,诏王南乡以朝诸侯。"大行人掌大宾之礼、大客之仪,以亲诸侯"。盖君臣之际体统虽严,然而接以仁义,摄以威仪,实有宾主之道焉。是以《小雅·鹿鸣》燕其臣下,皆以嘉宾称之。宋之朝仪,政和详定五礼,列为宾礼。今修《宋史》,存其旧云。

北宋东京皇宫 , 从功能上划分 , 大概可分为宫殿及后苑区、 中央官府区、 直接为皇家服务的内诸司 。 若以宫殿而言, 以东 、 西华门大街为界 , 北宋东京皇宫 可分街南外朝与街内朝两区。

文德殿入閤之制,唯殿中省细仗,与两省供奉官班于庭。太宗淳化三年,增黄麾仗二百五十人。神宗熙宁三年,修閤门仪制宋敏求言:"本朝惟入閤乃御文德殿视朝。今既不用入閤仪,即文德殿遂阙视朝之礼。乞下两制及太常礼院,约唐御宣政殿制裁定,以备朔望正衙视朝之礼。"诏学士院详定。学士韩维等上其仪:朔前一日,有司供张于文德殿庭。东面,左金吾引驾官一人,四色官二人,各带仪刀。被金甲天武官一人,判殿中省一人,排列官一人。扇二,方伞一。金吾仗碧襕十二,各执仪刀。兵部仪仗排列职掌一人,押队员僚二人。黄麾幡一,告止幡、传教幡、信幡各八,龙头竿、戟各五十。西面,右金吾引驾官以下,皆如东面。天武官东西总百人。门外立仗:其东,青龙旗一,五岳旗五,五龙旗十;其西,白虎旗一,五星旗五,五凤旗十。御马,东西皆五匹,每匹人员二人,御龙官四人。设御幄于殿后閤。其日,左右金吾将军常服押本卫仗,殿中省官押细仗,东西对列,俟皇帝受朝、降坐、放仗,乃退。

大中祥符二年,御史知杂赵湘言:"伏见常参官每日趋朝,多不整肃。旧制,并早赴待漏院,候开内门齐入。伏缘每日迨辰以朝,以故后时方入。又风雨寒暑,即多称疾,宜令知班驱使官视其入晚者申奏。疾者遣医亲视。"

宋东京皇宫 , 俗称大内 。 原为唐代宣武军节度使衙署 , 后梁建都开封后 , 改为建昌宫 , 后晋更名 大宁宫 , 后周沿用 。

淳熙十六年正旦,行称贺礼,比政和五礼月朔视朝仪。皇帝御大庆殿,服靴袍,即御坐,皇太子、文武百僚常服称贺,而设黄麾半仗二千四百十五人。及冬至朝贺,设黄麾角仗一千五十六人。著为令。而大朝会仪。自绍兴十五年以后不设。

景德二年,光禄寺丞钱易言:"窃睹文德殿常朝班不及三四十人,盖以凡掌职务止赴五日起居,颇违旧章。望令并赴朝参。"乃诏应三馆、秘书阁、尚书省二十四司、诸司寺监朝臣内殿起居外,并赴文德殿常参。其审刑院、大理寺、台直官、开封府判官推官司录两县令、司天监、翰林天文、监仓场库务等仍免。

神宗元丰二年,详定所言:"正旦御殿,合用黄麾仗。案唐《开元礼》,冬至朝会及皇太子受册、加元服,册命诸王大臣,朝宴外国,亦皆用之。故事,皇帝受群臣上尊号,诸卫各率其属,勒所部屯门、殿庭列仗卫。今独修正旦仪注,而余皆未及。欲乞冬会等仪,悉加详定。"诏从之。又言:"御殿仪仗,有黄麾幡三而无黄麾。请制大麾一,注旄于干首,以取夏制;黄色,以取汉制;用十二幅,以取唐制;用一旒,以取今龙墀旗之制。建于当御厢之前,以为表识。其当御厢之后,则建黄麾幡二。"上谓蔡确等曰:"黄麾制度,终有可疑。今凿而为植于大庭,夷夏共瞻,或致博闻多识者讥议,非善,宜姑阙之。"乃止。三年,详定所言:"昨定朝会图,于大庆殿横街北止陈大辇、逍遥、平辇,而舆未陈也。当大辇之南,增腰舆一,小舆一。古者扇翣,皆编次雉羽或尾为之,故于文从'羽'。唐《开元》改为孔雀,凡大朝会,陈一百五十有六,分居左右。国朝复雉尾之名,而四面略为羽毛之形,中绣双孔雀,又有双盘龙扇,皆无所本。"遂改制偏扇、团方扇为三等,绣雉。凡朝会,平辇、逍遥并陈于东西龙墀上。

绍圣四年十月,御史台言:"外任官到阙朝见讫,并令赴朔、望参。"寻又言:"元丰官制,朝参班序有日参、六参、望参、朔参,已著为令。元祐中,改朔参兼赴望参,望参兼赴六参,有失先朝分别等差之意。止依元丰仪令。"从之。

睿思殿据宋人王应麟 《玉海》记载 : “紫宸殿次西垂拱殿 , 其后福宁殿 , 次后柔仪殿 , 钦明殿,其西 睿思殿 ”。应在钦明殿之西。

殿中省尚辇:陈孔雀扇四十于帘外。陈辇舆于龙墀。大辇在东部,押、执、擎人二百二十有二人;腰舆在南,一十有七人;小舆又在南,二十有五人,皆西向。平辇在西,逍遥在南,共三十七人,皆东向。设伞,扇于沙墀:方伞二,分左右;团龙扇四,分左右;方雉扇一百,分伞、扇之后,为五行。押当职掌二人,各立团龙扇之北。金吾引驾官二人,分立团扇之南。

开宝九年四月,诏旬休日不视事。及太宗即位,复如旧视朝。退进食讫,则易服,御崇政殿。先群臣告谢,次军头引见司奏事于殿下,次三班、审官院、流内铨、刑部及诸司引见官吏。如假日起居辞见毕,即移御坐,临轩视事。既退,复有奏事,或阅器物之式者,谓之后殿再坐。

如洛阳仅宫城就达九里三百步 , 宫 城之外尚有夹城 。 从规模上,宋皇宫就达不到。

执仪刀部十行,行十人,每色两行,为五重。(次厢左右第一、第二、第三部同。当御厢、次后厢左右部,每色一行,为十重。左部以东为首,右部以西为首,并次帅兵官。)第一行,龙头竿黄鸡四角氅;(凡氅皆持以龙头竿。)第二,仪锽五色幡;第三,青孔雀五角氅;第四,乌戟;第五,绯凤六角氅;第六,细弓矢;第七,白鹅四角氅;第八,朱縢络盾刀;第九,阜鹅六角氅;第十,槊。揭鼓二,掌揭鼓二人。(分立绯氅、乌戟后当中,次厢左右第一、第二、第三部同,当御厢、次后厢并一在仪锽、青氅间,一在弓矢、白氅间,与后行齐。)次厢左右各三部,每部一百一十五人,次左右厢仗首之南,东西相向。第一部,左右屯卫大将军及果毅各一员。第二部,左右武卫大将军,第三部,左右卫将军各一员,折冲各一员。黄麾幡二,分立当御左右厢前中间,北向。当御厢左右各一部,每部一百二十四人,在殿门内中道,分东西,并北向。(次后厢左右部同。大庆殿列于乐架之南。)左右卫果毅各一员。(左在部西,右在部东。次后左右厢将军准此。)次后厢左右各一部,每部一百一十四人,次当御厢南,左右骁卫将军各一员。左右厢各步军六队,(第一队,每队三十三人,第二至第六队,每队各二十七人。)分东西,在仗队后。第一,左右卫;第三,左右武卫;第五,左右领军卫:并果毅,各一员。第二,左右骁卫;第四,左右屯卫;第六,左右领军卫:并折冲,各一员。每队旗二,貔、金鹦鹉、瑞麦、犛牛、甘露、鹖鸡。刀盾、弓矢相间,人数行列同前。左右厢步军,殿门外左右厢后部各六队,每队三十八人,在部下亲从后,东西相向。第一队,左右卫;第三,左右武卫;第五,左右领军卫:并折冲,各一员,第二,左右骁卫;第四、第六,左右屯卫:并果毅,各一员。角〈角耑〉、太平、驯犀、驺牙、白狼、苍乌等旗各二,弩五人,为一列,弓矢十人,为二重,槊二十人,为四重。

十四年九月,有司言:"明年正旦朝会,请权以文德殿为大庆殿,合设黄麾大仗五千二十七人,欲权减三分之一;合设八宝于御坐之东西,及登歌、宫架、乐舞、诸州诸蕃贡物。行在致仕官、诸路贡士举首,并令立班。"诏从之。十五年正旦,御大庆殿受朝,文武百官朝贺如仪。

有太清 、 玉清 、 冲和、 集福 、 会祥五殿”。 并且 , “(广圣宫在禁中 , 前殿有道家天神之像 ,后起观阁 以奉 真宗神御 ”[491, 为后 宫祈祷之地 。另 外 , 延福宫 内 还有奉宸五库 , “一 日宜圣殿 ,二 日穆清殿库 , 三 日崇圣殿库 , 四日崇圣殿受纳真珠库 , 五 日崇圣殿乐器库” 。。。

黄麾半仗,共二千二百六十五人。殿内仗首,左右厢各一部,每部一百二十四人,在金吾仗南,东西相向。绛引幡十,分部之南北,为五重。当御厢左右部同,左部在帅兵官东,右部在帅兵官西,各为十重。左右领军卫大将军各一员,居部之中。(次厢左右第一、第二、第三部同。)掌鼓一人,次大将军后。(次厢左右第一部并当御厢左右部,次果毅,次厢左右第二、第三部,次折冲,次后厢左右部,次将军。)帅兵官十人,分部之南北,为五重,北在绛引幡之南,南在绛引幡之北。次厢左右第一、第二、第三部在部之南北,当御厢、次后厢左部在黄氅东,右部在氅西。

真宗咸平三年五月朔,雨,命放仗,百官常服,起居于长春殿,退诣正衙,立班宣制。

据 《宋史 ・本 纪》 记 载, 太 祖 、 太宗 、 真宗 、仁宗 、 英宗 、 神宗 、 哲宗均崩 于福宁 殿 。 并且 ,围绕福宁殿 , 另有几个宫殿 , 为太皇太后 、 皇太后及皇后之住所 。 具体来讲 , “福 宁殿东 庆寿宫 , 庆寿、 萃德二殿 , 太皇太后所居。 福宁殿西宝慈宫 , 宝慈 、 姒徽二殿 , 皇太后所居。 福宁殿后坤 宁殿 , 皇后所居” 。

殿中省尚辇陈舆、辇于东西朵殿,平辇在东,西向;逍遥辇在西,东向。设伞、扇于殿下,方伞二,分左右;团龙扇四,分左右,夹方伞。方雉扇二十四,分左右,各二重,在伞、扇之后。金吾四色官一人。

初,群臣见、辞、谢皆赴正衙。淳化二年,知杂御史张郁言:"正衙之设谓之外朝,凡群臣辞、见及谢,先诣正衙,见讫,御史台具官位姓名以报,阁门方许入对,此国家旧制也。自乾德后,始诏先赴中谢,后诣正衙。而文武官中谢后,次日并赴正衙,内诸司遥领刺史、阁门通事舍人以上新授者亦赴正衙辞谢,出使急速免衙辞者亦具状报台,违者罚奉一月。其内诸司职官并将校至刺史以上新授者,欲望同百官例,赴正衙谢。"从之。元丰既定朝参之制,侍御史知杂事满中行上言:"文德正衙之制,尚存常朝之虚名,袭横行之谬例,有司失于申请,未能厘正。两省、台官、文武百官赴文德殿,东西相向对立,宰臣一员押班,闻传不坐,则再拜而退,谓之常朝。遇休假并三日以上,应内殿起居官毕集,谓之横行。自宰臣、亲王以下应见、谢、辞者,皆先赴文德殿,谓之过正衙。然在京厘务之官例以别敕免参,宰臣押班近年已罢,而武班诸衙本朝又不常置。故今之赴常朝者,独御史台官与审官、待次阶官而已。今垂拱内殿宰臣以下既已日参,而文德常朝仍复不废,舛谬倒置,莫此为甚。至于横行参假,与夫见、谢、辞官先过正衙,虽沿唐之故事,然必俟天子御殿之日行之可也。"诏下详定官制所。言:"今天子日听政于垂拱,以接执政官及内朝之臣,而更于别殿宣敕不坐,实为因习之误。兼有执事升朝官五日一赴起居,而未有执事者反谓之参,疏数之节尤为未当。又辞、见、谢,自已入见天子,则前殿正衙对拜为虚文。其连遇朝假,则百官司赴大起居,不当复有横行参假。宜如中行言。"于是常朝、正衙、横行之仪俱罢。

垂拱殿之北为福宁殿 , 为皇帝正寝 , “殿东西门曰左 、 右昭庆 , 大中 祥符 七年赐名 ”

徽宗政和三年,议礼局上大庆殿大朝会仪卫:

哲宗元祐四年十月,以户部尚书吕公孺言,诏朔参官兼赴望参,望参官兼赴六参。五年,诏权侍郎并日参。

但是 , 诸宫殿的布局 , 比起唐代大明宫 、明清北京皇宫 ,较为杂乱。至于宋皇宫宫殿与洛阳宫殿的关系 ,因为早在建隆三年 , 宋太祖即 “命有司画洛阳宫殿 , 按图修之” 的做法 , 故二者有相似之处。

黄麾半仗者,大庆殿正旦受朝、两宫上册宝之所设也,用二千四百一十五人。其内仪仗官兵等一千八百三人,兵部职掌五人,统制官二人,皆幞头、公裳、腰带、靴、笏。金吾司碧襕三十二人,幞头、碧襕衫、铜革带,执仪刀。将官二人,幞头、绯抹额、紫绣罗袍、背螣蛇、铜革带,执仪刀。旁头一十人,素帽、紫衫、缬衫、黄勒帛,执铜仗子。金铜甲二人,兜鍪、甲衫、锦臂衣,执金铜钺斧。绛引幡十,告止幡、传教幡、信幡各二,执幡人皆武弁、绯宝相花衫、勒帛。黄麾幡二,执幡人武弁、黄宝相花衫、铜革带。小行旗三百人,素帽、五色抹额、绯宝相花衫、勒帛。五色小氅三百人,仪锽四十人,皆缬帽,五色宝相花衫、勒帛。金节一十二人,武弁、青宝相花衫、铜革带。殳叉三十人,素帽、五色宝相花衫、勒帛。绿槊二百一十人,素帽、绯宝相花衫、勒帛。乌戟二百一十人,缬帽、绯宝相花衫、勒帛。白柯枪六十人,素帽子、银褐宝相花衫、勒帛。仪弓二百七十人,缬帽、青宝相花衫、勒帛。仪弩六十人,平巾帻、绯宝相花衫、勒帛。铜仗子二十人,素帽、紫衫、黄勒帛。仪刀百八十四人,平巾帻、绯宝相花衫。内大旗下六百一十二人,大旗三十四,龙旗一十,凤旗一十,五星旗、五岳旗各五,青龙旗、白虎旗、朱雀旗、玄武旗各一,每旗扶拽一十七人,搭材一名,武弁、五色宝相花衫、勒帛。其外殿中舆辇、伞扇百三十三人,逍遥、平辇各一,每辇人员八人,帽子、宜男缬罗单衫、涂金银柘枝腰带。辇官二十七人,幞头、白狮子缬罗单衫、涂金银海捷腰带、紫罗里夹三襜。中道伞扇六十六,辇官七十人,素方伞四十四人,弓脚幞头、碧襕衫、涂金铜革带、乌皮履。绣紫方伞六、花团扇十二、十八人,雉扇二十二人,准备四人,皆武弁、绯宝相花袍、铜革带。凤扇二十二人,黄抹额、黄宝相花袍、黄勒帛。编排仪仗职掌五人,立殿下伞扇后,乌皮介帻、绯罗宽衫、白罗大带。

神宗元丰元年,诏龙图阁直学士、史馆修撰宋敏求等详定正殿御殿仪注,敏求遂上《朝会仪》二篇、《令式》四十篇,诏颁行之。其制:

而本文所探讨的, 只是一些方位及功能比较明确的 。 而其他宫殿 , 目前限于史料 , 暂付缺如。​​​

绍兴十二年十月,臣僚言:"窃以元正一岁之首,冬至一阳之复,圣人重之,制为朝贺之礼焉。自上世以来,未之有改也。汉高祖以五年即位,而七年受朝于长乐宫。我太祖皇帝以建隆元年即位,受朝于崇元殿。主上临御十有六年,正、至朝贺,初未尝讲,艰难之际宜不遑暇。兹者太母还宫,国家大庆,四方来贺,亶惟其时。欲望自今元正、冬至举行朝贺之礼,以明天子之尊,庶几旧典不至废坠。"礼部太常寺考定朝会之礼,依国故事,设黄麾、大仗、车辂、法物、乐舞等,百寮服朝服,再拜上寿,宣王公升殿,间饮三周。诏:"自来年举行。"十一月,权礼部侍郎王赏等言:"朝会之制,正旦、冬至及大庆受朝受贺,系御大庆殿。其文德、紫宸、垂拱殿礼制各有不同,月朔视朝则御文德殿,谓之前殿正衙,仍设黄麾半仗;紫宸、垂拱皆系侧殿,不设仪仗。元正在近,大庆殿之礼事务至多,乞候来年冬至别行取旨。"诏从之。

另外 ,垂拱殿与紫 宸殿 一样 , 皆为两重门 , 如宋人叶梦得记载 : “紫宸、垂拱常 朝 , 从官 于第一重隔门下马 , 宰相即于第二重门下马 , 自主廊步入殿门 , 人从皆不许随 ,虽宰相 亦 自抱 笏 而入 , 幕次列于外殿门内两庑”。

天禧四年十月,中书、门下言:"唐朝故事:五日一开延英,只日视事,双日不坐。方今中外晏宁,政刑清简,望准旧事,三日、五日一临轩听政,只日视事,双日不坐。至于刑章、钱谷事务,遣差臣僚,除急切大事须面对外,余并令中书、枢密院附奏。"诏礼仪院详定,双日前后殿不坐,只日视事;或于长春殿,或于承明殿,应内殿起居群臣并依常日起居;余如中书、门下之议。俄又请只日承明殿常朝,依假日便服视事,不鸣鞭。诏可。

广圣宫后即为后苑 , 供皇帝 、 后妃的宴游之用 。 “后苑东门曰宁 阳 , 苑内有崇圣殿、 太清楼 。 其西又有宣圣 、 化成、 金华 、 西凉、 清心等殿 , 翔鸾 、 仪凤二阁 , 华景 、 翠芳 、 瑶津三亭”

常朝之仪。唐以宣政为前殿,谓之正衙,即古之内朝也。以紫宸为便殿,谓之入阁,即古之燕朝也。而外又有含元殿,含元非正、至大朝会不御。正衙则日见,群臣百官皆在,谓之常参,其后此礼渐废。后唐明宗始诏群臣每五日一随宰相入见,谓之起居,宋因其制。皇帝日御垂拱殿。文武官日赴文德殿正衙曰常参,宰相一人押班。其朝朔望亦于此殿。五日起居则于崇德殿或长春殿,中书、门下为班首。长春即垂拱也。至元丰中官制行,始诏侍从官而上日朝垂拱,谓之常参官。百司朝官以上,每五日一朝紫宸,为六参官。在京朝官以上,朔望一朝紫宸,为朔参官、望参官,遂为定制。

如根据 《宋会要辑稿 ・方域》 之 《西京大内》 可知 , 北宋东京与洛阳大内 皆有五座城 门,每面个数亦相 同 。 并且 , 洛阳大内正南门五凤楼 , 之内即太极殿门 , 门东西各有 门 , 门外各有东西横门 。 太极殿的这种格局 , 也与宋皇宫大庆殿相同。 但是,由于宋皇宫是在五代开封皇宫旧基上修建 , 不可能完全改变旧有格局 , 来照搬洛阳皇宫 。

元正、冬至大朝会,有司设御坐大庆殿,东西房于御坐之左右少北,东西阁于殿后,百官、宗室、客使次于朝堂之内外。五辂先陈于庭,兵部设黄麾仗于殿之内外。大乐令展宫架之乐于横街南。鼓吹令分置十二案于宫架外。协律郎二人,一位殿上西阶之前楹,一位宫架西北,俱东向。陈舆辇、御马于龙墀,伞扇于沙墀,贡物于宫架南,余则列大庆门外。陈布将士于街。左、右金吾六军诸卫勒所部,列黄麾大仗于门及殿庭。百僚、客使等俱入朝。文武常参官朝服,陪位官公服,近仗就陈于阁外。大乐令、乐工、协律郎入就位。中书侍郎以诸方镇表案、给事中以祥瑞俟于大庆门外之左右(冬至不设给事中位、祥瑞案)。诸侍卫官各服其器服。

而在 《京阙之图》中 , 却将龙图阁、 天章阁、 宝文阁、 显谟阁、 徽猷阁 , 误标在右掖 门内偏西北 。 这可能是依据宋人孟元老所记 “右掖门里西去乃天章 、 宝文等阁” 的结果。 但是孟氏此言不准确 , 因为龙 图阁等诸阁在集英殿之西 , 不但 《宋会要》 、 《宋史 ・职官 志》 等官 方文献 皆有记载 , 并且从情理上讲 , 作为存放皇帝御书文集之所 , 也应靠近皇帝 的寝宫及后苑 , 而非远离到右掖门之内的中央官府区。

政和详定《五礼新仪》,有《文德殿月朔视朝仪》、《紫宸殿望参仪》、《垂拱殿四参仪》、《紫宸殿日参仪》、《垂拱殿日参仪》、《崇政殿再坐仪》、《崇政殿假日起居仪》,其文不载。中兴仍旧制。

皇仪殿之西为集英殿 。 “每春秋诞圣节赐宴此殿 。 熙宁以后 , 亲策进士于此殿 ”。集英殿之北,有需云殿 , 东有升平楼 , 再往北即为龙图阁 , 阁后为 天章 阁 、 宝文阁。 此三 阁分别收藏宋太宗 、 真宗及仁宗 的御 书文集等。

仁宗天圣四年十二月,诏明年正月朔先率百官赴会庆殿,上皇太后寿,酒毕,乃受朝天安殿,仍令太常礼院修定仪制。

北宋建国后 , “建隆三年 , 广皇城东北隅 , 命有司 画洛阳宫殿 , 按图修之, 皇居始壮丽矣”。

淳熙七年九月,诏:"自今垂拱殿日参,宰臣特免宣名。"

紫宸门之北 为紫宸殿 , 即 “大 庆殿 之北有 紫宸殿 ,视朝之前殿也”。 作为视朝之前殿 , “每诞节

乾道二年九月,阁门奏:垂拱殿四参(四参官谓宰执、侍从、武臣正任、文臣卿监员郎监察御史已上),皇帝坐,先读奏目。知阁以下,次御带、环卫官以下,次忠佐、殿前都指挥使以下,次殿前司员僚,次皇太子,次行门已上,逐班并常起居。次枢密、学士、待制、枢密都承旨以下,知阁并祗应武功大夫以下,通班常起居。次亲王,次马步军都指挥使,次使相,次马步军员僚已上,逐班并常起居。次殿中侍御史入侧宣大起居讫,归侍立位。次宰执以下,并两省官、文武百官入,相向立定,通班面北立,大起居讫(凡常起居两拜,大起居七拜),三省升殿侍立。次两省官出,次殿中侍御史对揖出,三省、枢密院奏事,次引见、谢、辞,次引臣僚奏事讫,皇帝起。诏:"今后遇四参日,分起居班次,可移殿中侍史及宰执以下百官班,令次枢密以下班起居。却令亲王并殿前都指挥使以下殿前司员僚,逐班于宰执以下班后起居,余并从之。"

大庆门之内 , 为大庆殿 ,“殿九间, 挟各五间, 东 、 西廊各六十间, 有龙墀 、 沙墀 , 至正朝会 、 册尊号御此殿 , 飨明堂恭谢天地 , 即此殿行礼 , 郊祀斋宿殿之后 阁。 ……东 、 西两廊 门 日左 、 右太和” ,类似唐长安大明宫的含元殿。 至金代 , 经过扩建 , “大庆殿屋十一间, 龙墀三级 , 旁朵殿各三间 , 峻廊复与西庑相接” 。 “殿庭广阔, 可容数万人”, 为大朝会时百官 站立之所。

旧制,五月朔受朝,熙宁二年诏罢之。元符元年四月,得传国受命宝,礼官言:"五月朔于故事当大朝会,乞就是日行受宝之礼,依上尊号宝册仪。"前一日,帝斋于殿内,翼日,服通天冠、绛纱袍,御大庆殿,降坐受宝,群臣上寿称贺。其后,徽宗以元日受八宝及定命宝、冬至日受元圭,皆于大庆殿行朝贺礼。

三阁东 、 西皆有殿 , 如 “ 阁东序资政 、 崇和二殿 , 西序宣德、 述古二殿 ; 其北天章阁, 阁东西序群玉 、 藻珠二殿 ; 次北宝文 阁 , 阁东 西序嘉德 、 延康二殿”。 至于收藏神宗御书文集的显谟阁与哲宗的徽猷阁 , 其位置未见于史料 , 估计也应离前 三 阁不远 。

图片 2

内朝主要是皇帝处理日常政务与起居的场所 , 例如紫宸殿 、 垂拱殿、福宁殿等 。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官方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宋史,卷六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