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城合河龙抬头民间传说,元宵节极简史

2019-09-28 10:38栏目:风俗习惯
TAG:

有一种坚持千余年的古会,可称为奇俗。据传始于汉光武帝年间,迄今已1800多年,为留念东岳大帝黄飞虎治水有功而三社联典庆贺,故又称“三社典”。这天,山民们尽兴狂欢,并将各自家中最珍贵的宝物都展示出来,民间又称“亮宝会”,取宝能驱邪避灾之意,希冀年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届时,妇女们身着彩装,演唱传统的民歌小戏,男子们则扮演粗犷强悍的天神、地祗武将及文臣、八仙、俗神等,或骑马坐轿、乘牛、抬杆;或赤身裸体,腰系野布;或土布裤衩,身背铡刀、冰凌、粗檩、石磨,大展阳刚之气。当地戏称“合河二杆”。社火氛围由锣鼓组成并烘托,打击法古朴、原始,俗称“撇锣鼓”。传统节目尚有耍狮子、跑旱船、高跷、背人等等。整个活动从村外出发,浩浩荡荡,一直到泰山神庙原址结束。

  一是以锣鼓为主的响器声。锣鼓是庆祝节日必备的道具,节日气氛的营造离不开锣鼓,正月十五是春节的高潮,锣鼓敲得更响。没有锣鼓或锣鼓不够用时,人们将能发声的器皿也敲起来,湖北孝感有正月半,敲铁罐的谚语。清代苏州元宵也是热闹非凡,元宵前后,比户以锣鼓铙钹,敲击成文,谓之闹元宵,有跑马、雨夹雪、七五三、跳财神、下西风诸名。或三五成群,各执一器,儿童围绕以行,且行且击,满街鼎沸,俗呼走马锣鼓。(顾禄《清嘉录》卷1)

所谓日月合朔,指的是太阳和月亮在天球上处于同一经度,天文学上称此时日月的黄经差等于零,实际上在合朔的时候,太阳、月亮、地球三者接近一条直线,此时位居中间的月亮,未被太阳光照亮的半面,正对向地球,在地球上看不到月亮的存在。日月合朔是一个具体的瞬间,这一瞬间可能出现在农历初一这一天从零时至24时之间的任何一个时刻。夏代的羲和官无法捕捉到日月合朔的瞬间。如:1998年12月19日,即农历十一月初一(北京时间:日出:07:31 ,日落:16:52),日月合朔在北京时间6时42分;又如:1999年1月17日,即农历十二月一日(北京时间:日出:07:34 日落:17:15),日月合朔在北京时间23时46分。这两次日月合朔,一次在天亮前,一次在半夜,超出了中国的观测范围。在夏代,类似这样的合朔都观测不到,捕捉不到合朔瞬间也找不到观测地点。

芮城合河龙抬头民间传说,文章来源于惠女风情网

  一年明月打头圆,元夜良宵,月光如水。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在民俗生活中有着不寻常的意义。现今的元宵节南北各地人们大多仍挂灯笼、吃汤圆(元宵),看元宵晚会,元宵同样是年节结束的庆祝日,但其节俗的浓烈程度已有所衰减。

我国天文学史的开拓者钱宝琮认为:经过了很长时期的对于月亮在天空中运行速度的研究,东汉时期的天文学家发现了月亮速度变化的规律,已经了解从每一月的合朔到第二个月的合朔经过的时间不是相等的,每一个月的合朔时刻是可以计算出来的。也就是说,东汉时天文学家才能较准确正朔,在汉代以前准确正朔还是很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是夏代。由于阴阳历初创,夏代的羲和官还没有发现月亮速度变化的规律,也就谈不上准确正朔。如西汉时期,正朔的准确率仅25℅左右,多把晦日(上月的最后一天)当成了朔日。如日食:

二、闹元宵

礼,人君每月告朔于庙,有祭,谓之朝享。朔日卯辰时,日月当合于辰,皇帝率领百官迎接日月之会,祭祀祖先上帝,向天下发布农时令,督促百姓春种秋收,并传达上帝的旨意征收税赋审查刑狱等,这就是告朔之礼,简称朔礼,与望礼合称朔望之礼。朔礼进行中,如果遇到日食,还要举行救日仪式。

  古人在对日月的观察中,很早就发现了月亮圆缺的时间规律,感受到月亮盈亏的变化对自然物候与人生命节律的影响。因此以月亮的变化作为记时的历法依据,形成了影响深远的太阴历的历法体系。有关太阴历的影响无须多说,只要大家看看传统社会初一、十五的朔望祭祀活动,就十分清楚。应该说望日(月圆之时)的确定,早于朔日,朔日需要推算,望日却一目了然,因此望日作为时间的起点,是挺自然的事。在太阴历中新年大概在望日。道教的三元节以正月十五日、七月十五日、十月十五日三个望日为节期,虽然它表述的是道教的时间体系,但并不是任意的杜撰,它是对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时间体系的改造与借鉴。由于人们观察能力的进步与生活方式的变化,太阳历在中国上古时期逐渐占据优势地位。太阴历因为与农事关系的疏离,逐渐退居次要位置,但朔望月一直成为后世历法的基础。中国自有历史记载以来一直使用阴阳历,阴阳历将回归年与朔望月两个不同的时间周期加以协调,使人们的时间生活既符合月度变化,又合乎四季流转的节律。在阴阳历中朔日成为岁月时间的起点,望日地位下降。但望日曾为岁首的民俗影响依然存在。正月望日地位的凸现是在汉代中期以后,汉武帝太初历的颁行为元宵、元夕节地位的奠定提供了契机。太初历是阴阳合历的历法,它采用夏历建寅的方式,将正月定为一年之首月,正月一日为元正,正月十五日晚上升起的自然是新年的第一轮圆月,这就是元夕的意义。元夕(元宵)处在新岁之首,其地位因此超过一般的望日。

高后二年六月丙戍晦。七年正月已丑晦,日有食之,既,在营室九度,为宫室中。时高后恶之,曰:此为我也。明年应(师古曰:谓高后崩也。)平帝元始元年五月丁已朔,在东井。二年九月戊申晦,日有食之,既。凡汉著纪十二世,二百一十二年,日食五十三,朔十四,晦三十六,先晦一日三。

锣鼓、社火之闹

正,立杆测影,杆直为正。杆子不直不能当圭,不立正就无法测影,就无法找到春夏秋冬的正中。

  元宵节的喧闹主要有两种声音:

一、正时

  二是歌舞游乐的人声。元宵节是民间歌舞的盛大演出日,除一般通行的舞龙、舞狮的节目外,南北地方在元宵节期间都献演乡村戏剧,北方的秧歌戏,南方的花鼓戏、采茶戏都是元宵常演的剧目。东北地区将乡民化妆作剧,称为太平歌;河南及两湖(湖南湖北)地区称为妆故事。河南洛阳歌楼鳞次,丝管嘈杂,灯下设杂剧百戏,游人填塞街衢。锣鼓喧闹、歌舞杂戏是元宵节俗的主要声源。

日月合朔时如果太阳、月亮、地球三者完全在一条直线上,出现月与日同经度又同纬度的天象奇观,月亮遮挡住了太阳光,这就是日食。由于日月运行的轨道之间有倾角,每五次日月合朔才产生一次日食,初步估算,世界每年只能产生2.4次日食,中国每年所见日食仅有0.2次。就某一地区来说,日偏食是十年、数十年一遇,日环食是百年数百年一遇,就卯辰某一地来说,日食更是百年不遇。在夏代,由于捕捉不到日月合朔的瞬间,也就无法预测日食。

  闹元宵之闹就生动地映射出元宵节俗活跃的文化精神,元宵的锣鼓、元宵的灯火、元宵的游人编织着元夕的良宵美景,构成了中国传统节俗的独特景观。元宵的闹,是多种节俗形式的合奏。最突出的是声音与色彩。

阴阳历正朔,但,夏代的羲和官没有能力准确正朔,要求准确正朔是强人所难。公元初的西汉远不能准确正朔,更何况公元前两千年前的夏代。

  元宵节俗的形成有一个较长的过程,虽然太初历颁行之后,元宵有了发展的契机,但作为一个民俗大节,它的出现还要有适宜的社会历史条件。据一般的文献资料与民俗传说,正月十五(元宵)在西汉已受到重视,汉武帝正月上辛夜在甘泉宫祭祀太一的活动,被后人视作正月十五祭祀天神的先声。不过,正月十五真正作为民俗节日是在汉魏之后。东汉佛教文化的传入,对于形成元宵节俗有着重要的推动意义。《西域记》称印度摩揭陁国正月十五日会聚僧众,观佛舍利放光雨花。汉明帝为了表彰佛法,下令正月十五日夜,在宫廷和寺院燃灯表佛。因此正月十五夜燃灯的习俗随着佛教文化影响的扩大及道教文化的加入逐渐在中国扩展开来,六朝隋唐时期正月望夜的灯火愈烧愈望。当然元宵节俗的真正动力是因为她处在新的时间点上,人们充分利用这一特殊的时间阶段来表达自己的生活愿望。

三、礼

  元宵锣鼓与太平歌舞在今天看来,主要是烘托了节日气氛,是游戏娱乐,但其原始意义与腊鼓、傩仪一样,是具有巫术意味的节俗活动,其目的在于驱傩逐疫、召唤春天与苏醒大地。所以在一些民国地方志的民俗记述中,说到闹元宵习俗时,总免不了说上一句即乡人傩之意。当代青海土族互助自治县的土族在元宵夜有三项活动:跳火牙、妆瘟和观灯。前两项与驱邪有关,其中妆瘟有着明显的驱傩意义。人们选择年轻精悍、能歌善舞的小伙装扮成护法金刚等神的模样,在众人敲锣打鼓的护送下,挨家挨户串行。然后各家各户点燃一个巨型火把,送到村外事先指定的空地堆起来,以表示把所有的瘟疫烧掉。由此看来,它与古代腊日索宫中之鬼的逐除仪式有着相同或近似的文化特性。清代京城儿童玩耍的打鬼游戏同样有着驱邪的象征意义。

而先时、不及者,谓此历象之法,四时节气,弦望晦朔,不得先天时,不得后天时。这是《尚书正义》的孔颖达说的,孔颖达是依据唐代天文历法水平说的,弦望晦朔超出了夏代天文历法水平,是不实际的。

  在四时八节中,元宵具有独特的文化品性,她虽然没有依傍具体的节气点(其他节日大都与二十四节气有较密切关系),但在节日体系中的地位突出,这除了她与春节的关系外,恐怕还有更深层的原因。因此在说元宵节俗之时,我们不妨来深究一下元宵的来历。

二、正朔

一、元宵的起源与发展

时,四时。太阳历正时,正春、夏、秋、冬四时,如《尧典》所说:以殷仲春以正仲夏以殷仲秋以正仲冬。

  在传统社会,节日是一项态度严肃、规则鲜明的社会游戏,人们习惯性地遵守着节日的游戏规则,参与到节日活动中。元宵的民俗与除夕相对应,除夕夜是关门团年,在新旧时间转换的过程中,人们暂时中断了与外界的联系,处于静止状态;元宵夜与之相对,人们以喧闹的户外游戏,打破静寂,元宵闹夜成为明显的节俗标志。

四、政典

先时者杀无赦,不及时者杀无赦该条文适用于太阳历,不适用于阴阳历,适用于正时,不适用于正朔。如果依据该政典条文正朔,东汉以前的所有羲和官都得被杀无赦。

日食,正时者为太阳历,正朔者为阴阳历,监管正时、正朔以及以礼发布时令者为政典,正时、正朔、礼、政典的总和为历政。农耕社会,精密的历法是非常重要的。为了应对四时气候的变化,取得好的收成,古代多有历政一说。早在夏朝时期,中国就开始使用太阳历和阴阳历,前者为正时,后者为正朔,而政典就是监管这两种历法并以礼发布时令。夏朝的历政其实就是正时、正朔、礼、政典这四个东西的总和。

太阳历是根据日影的长短找到年与年之间的节点,日影最长时为冬至,日影最短时为夏至,日影中正时为春分、秋分。在历史上,中华民族往往把年与年之间的节点定在冬至。找到了年与年之间的节点,四季的中点也就找到了,八节也就容易划分了。原始的太阳历是一年四季、八节。四季是春、夏、秋、冬。八节是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古时候,村村寨寨都立杆测影,一个聪明的农夫凭立杆测影就能知道春种秋收。古汉字中就是杆字象形,苗族的芦柱、天安门前的华表都是上古杆的遗存。如果管理天文历法的羲和官玩忽职守,废时乱日,耽误了祭祀农时,影响到税赋征缴,实在是不小的罪过,《政典》是该管一管了:先时者杀无赦,不及时者杀无赦。

太阳历正时,正春、夏、秋、冬四时,如羲和官误时误事,确实该杀!

朔,日月在空中有规律地会合叫朔。正朔,羲和官在正时的基础上,依据对日月运行轨道的观测,预先计算出日月相会的日期叫正朔。

朔礼的基础是正朔。由于受科学技术的制约,古代的羲和官难以准确正朔,不能精确地捕捉到日月合朔的瞬间,见不到日月合朔的画面,根本无法验证日月合朔。

综上所述,《尚书正义》所谓: 日月当合于辰是没有科学依据的。由于羲和官捕捉不到日月合朔的瞬间,见不到日月合朔的画面,在周代,君不告朔是无奈的事,是可以理解的。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官方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芮城合河龙抬头民间传说,元宵节极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