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的头骨形状也很轻松在外力功效下发生退换

2019-09-28 10:38栏目:风俗习惯
TAG:

闽南的风俗,女儿出嫁时娘家必须给准备一条黑白格子布,称之为“花被”,结婚当天新娘出门时要盖在头上,更重要的功能是孩子出生时用来抱宝宝的!特别是宝宝未满周岁,晚上出门一定要用花被盖头脸,据说能避邪。图片 1 讲究的人家,还会在花被上用红线绣个“卍”,并压上一个小铅片。这个“卍”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绣的,必须家人“4脚在在”才可以,即家里有儿女、老伴,爸妈、公婆都健在。“4脚在在”代表稳稳当当,一生好走。图片 2 铅片叫作“铅钱”,在闽南话里,“铅”音同“缘”,是希望新娘及宝宝“有人缘,得人疼”。花被在喜铺店都可以买到,闽南各地的还不太一样,厦门的格子大,漳州的格子小。图片 3 这是闽南的一个风俗,背后不尽是外婆对小外孙的爱,对女儿永远的牵挂和保护,背后还有现代育儿科学的知识呢:婴儿的视觉系统在刚出生时候是不完整的,婴儿在出生后一个月里只能看见黑白两色,只能看见20厘米范围内的东西。 所以,科学育儿专家制作黑白颜色的卡片来帮助婴儿这个时期的视觉发展。而这个闽南人家的黑白格子包巾有着类似的功能。宝宝看见自己能见到的清晰的东西,他会感到安全。图片 4 黑白格子包巾还有一个帮助宝宝安睡的功能。当你带着宝宝外出的时候,宝宝经常会不打招呼的就在你的怀里睡着了。这时,你轻轻地把随身携带的黑白格子包巾盖在宝贝儿身上,同时遮住光线,为宝宝制造一个光线不刺眼的小小舒适空间,宝宝会睡得更舒服。当然也有挡风保暖的作用。图片 5 现在,你知道闽南地区每个宝宝身上那块黑白格子包巾的妙用了吧。当你在中山路,在小巷子,在小区楼下看见了,你会露出一个理解的温暖的笑容。因为那是一份浓浓的爱。黑白色,是永远的流行色,是最简单的搭配,是娘家对女儿最朴实的爱。格子,是永远的流行图案,纵横编织着的是两个家庭对小宝宝的呵护。 你出嫁没~趣说闽南风俗之“花被”,蕴含着娘家人浓浓的爱!!,文章来源于惠女风情网

       怀帕(花帕)为闽南婚嫁用品,用于婴儿出门包裹或蒙盖。老人言可辟邪保平安。黑白格子布加工而成,上边用红色绣线绣着八卦和佛教“卐”字,象征辟邪吉祥之意。

后脑勺或圆或扁,有时还真不看基因。这背后,还可能是长辈们的“一片苦心”。

图片 6

“睡扁头”,这一传统习俗,与缠足文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按照闽南传统风俗,每个闽南人家的女儿出嫁之前,娘家会为她备好所有今后在夫家日常用品,这些东西会在新娘出嫁之日送到婆家,叫做“头前走”。不同的巷子,不同的村落,娘家准备的“头前走”在数量品种上可能不一样,但有一样东西是绝对不能落下的,那就是“黑白格子抱被”,闽南语叫做“花被”。

图片 7

图片 8

用石头、书籍等硬物做枕头,再把脑袋一固定,孩子脑壳就会逐渐被睡成一个大扁头。

       其实这是闽南的一个风俗,老人们认为怀帕花帕可以辟邪,民间抱婴儿出门时,常常蒙盖着花帕。格子的布匹,上面绣着象征吉祥的八卦和佛教卐字。

相传,一个完美的扁头两侧太阳穴会突出,眉间印堂饱满,是福相、官相。

背后的现代育儿科学

但这背后,同样也有无数名“扁头星人”的心酸与无奈。

       婴儿的视觉系统在刚出生时候是不完整的,婴儿在出生后一个月里只能看见黑白两色而且只能看见20厘米范围内的东西。所以,科学育儿专家制作黑白颜色的卡片来帮助婴儿这个时期的视觉发展。

这一习俗使得不少新生儿,一出生就必须得接受“扁头”这一设定。那本硬字典,永远是他们的噩梦。

       宝宝看见自己能见到的清晰的东西,会感到安全。当你外出的时候,宝宝在你怀里睡着了,这时,你轻轻地把随身携带的怀帕花帕盖在宝宝身上,同时遮住了光线,也可起到挡风的作用,宝宝会睡得更舒服。

等这些孩子长大后,审美慢慢在线了,才回过头来与父母“对簿公堂”。

怀帕花帕细节:上边是由本人亲自用红色绣线绣的八卦和佛教“卐”字,象征辟邪吉祥之意。

在知乎上,就有这么一个问题:“把女儿的后脑勺睡扁了,若她长大后和我翻脸,我该怎么解释?”

图片 9

人类,估计是哺乳动物中最难生产的一支队伍了。

图片 10

与其他体型相似的动物胎儿相比,人类胎儿的头是大得出类拔萃。

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加我微信咨询。

所以,这大脑壳给孕妇分娩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图片 11

除此之外,直立行走的人类,其特殊的骨盘结构也让分娩难上加难。

为了化解这个矛盾,减轻母亲的负担,人类在头骨的设计上也花了一番功夫。

人类胎儿的头骨,在出生前后其实并不完全愈合定型,各个骨片都是相互游离的。

其中最明显的缝隙也称为囟门,柔软的结缔组织可为大脑提供充裕的空间。

这种演化,当然是有利的。

当胎儿头部受到挤压时可适当变形,降低孕妇分娩的难度。

一般来说,这种未完全愈合定型的情况,可以维持到2周岁。

但正是因骨片之间缝隙的存在,婴儿的头骨形状也很容易在外力作用下发生改变。

而婴儿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眠中度过,睡姿对婴儿颅面的影响更是不容小觑。

所以说,扁头是真的可以睡出来。

当婴儿长时期保持同一个睡姿,宝宝今后的头型就有可能被改变。

而深谙此道的老一辈,早就如法炮制了。

初生婴儿的头颅就像那块泥,而某些中国家长则是手艺精湛的捏泥人。

可惜的是,这些捏泥人的审美竟是如此的单一:头就是要扁的才好看,无法做到百花齐放。

不过,对于头型的偏好,偌大个中国也有地域性差异。

睡扁头这一说法,大多在北方民间流传,主要聚集在东北和华北地区,在南方则不太常见。

直接影响现代北方人对头骨形状审美偏好的,是满族人。

出版于民国的《中华全国风俗志》中就记载着:满族“婴儿初生,枕以硬枕,枕实以豆,务平其后脑骨,以硬起欠美观,习俗然也”。

那时的睡扁头非常讲究,可不是一本“硬字典”就搞定的事,甚至还出现了特定的卧具。

满族姑娘出嫁时,娘家还需陪嫁一个“摇车”,作为女儿将来育儿的工具。

这种摇车一般挂在房梁上,摇车中还会放置一个睡板。

睡觉时,满族婴儿的手手脚脚都会被拴在睡板上。

除了能防止摔落以外,还能保证婴儿保持仰卧的睡姿。

再加上一个充满谷物的硬枕头,满族妈妈就可以获得一个完美的扁头宝宝了。

当时,连乾隆皇帝都开了金口,在《满洲源流考》中写道:“国朝旧俗,儿生数日,置卧具,令儿仰寝其中,久而脑骨自平,头刑似扁,斯乃习而自然。”

而再往上追溯,早在6300年至4500年前的大汶口文化,中国境内似乎就已经出现睡扁头的习俗了。

考古学家在大汶口人遗址中,就发现了变形的头骨,扁头率就达到百分之百。

不过,并未发现大汶口文化居民与满族之间的睡扁头习俗的关联,毕竟这中间还有较长时间的断层。

而现在普遍认为,满族睡扁头的起源与其狩猎生活有关。

将孩子置于地面不安全,遂将孩子吊在树上,之后便成了摇车的习俗。

而摇车造就的扁头,则进一步成了一种审美偏好。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赢官方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儿的头骨形状也很轻松在外力功效下发生退换